-

洪慶他們成功了。

那麼自己也不用這麼緊張,可以慢慢玩了。

把手機揣進褲兜,撿起地上一把長刀,長刀還沾著血跡。

身影嗖的一下,隻見刀芒橫切。

五位丹勁武者直接斃命、充滿不甘的倒下。

“葉凡……不要……”

“葉凡……”

鐘家武者咬牙切齒,憤怒到極點,同時也有些震驚。

一百餘位武者,居然被葉凡一人屠殺殆儘。

各種境界等級的都有,丹勁更是有十幾位,都冇能活下來。

“鐘少……”

有武者突然想起,鐘成震也在這裡,不知道是不是也已經遇害了。

看向身後的彆墅。

彆墅保持的很完整,冇有破損。

“葉凡,這些人都是你殺的?”一位丹勁中期的武者走上前,他是這裡修為最高的武者,手持長劍。

身後大批人跟隨他的腳步,個個都充滿怒火、殺意外露。

葉凡不再冷漠,要救的人已經安全離開,露出痞壞的笑容,說道:

“你是瞎了嗎?這裡除了我,還能有誰?”

丹勁中期武者又問道:

“這一百多人,你一人殺的?”

葉凡不耐煩的說道:“我是醫生哦,可以給你治治眼瞎,不過我收費比較貴,相信你背後的世俗家族負擔得起,你們是鐘家的?杜家的?”

葉凡想來想去,應該就是這兩個家族還會對自己出手。

一位老婦大聲說道:

“難道你就不怕遭報應嗎?這一百多人裡涉及很多宗門,你這是要與整個武道世界為敵嗎?”

葉凡冷笑,走上前幾步,跨過腳下的屍體,踩在血跡上,說道:

“老太婆,你以為我想這樣嗎?都是他們逼我的,如果我不殺他們,他們就要殺我,就像現在的你們一樣。”

嘴角冷笑,做了一個痞壞的表情,說道:

“難道你們願意現在滾蛋,讓我安然離開?”

“不可能!”老婦斬釘截鐵的說道:“你殺我師弟林木,這個仇必須要報。”

葉凡無奈的兩手一攤,說道:

“你看,連你自己都做不到,憑什麼要讓我做到,孔子說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懂不懂啊,老太婆。”

目光掃視眼前這六十多人,很隨意的說道:

“我看你們也就五個丹勁中期、八個丹勁初期,你們看看腳下的屍體,你們覺得不會重蹈覆轍?”

腳下的大量屍體,證明瞭葉凡的強勁實力。

他們來之前也是冇想到葉凡居然有這樣的實力,可既然都來了,早就想要與葉凡一戰,難道就要退縮嗎?

就在這時!

身後又有一批人到了。

“加上我們!”

杜家供奉到了,三十多人。

葉凡看了一眼,道:“得,又是一百人,不過這一次,我冇有顧慮了,可以放開了個你們玩個夠。”

田家彆墅內。

這裡聚集了不少田家的人,都在等待斬殺葉凡的訊息。

個個都非常著急,好幾個人來回踱步。

“行了,你們彆走來走去,我眼暈!”說話的是一個老頭子,他也是心裡著急,旁邊的茶都涼了,忘記喝、

一位中年婦女看向他,說道:

“爸,炳濤他們突然斷了訊息,手機已經打不通,我擔心。”

老頭依舊冇有說話,手拄著柺杖,右眼皮跳了幾下,不祥的預感襲來。

一位青年女子說道:

“爺爺,從世俗高手傳來訊息,遭遇敵襲,情況不明,我爸爸他們也在不久後失去聯絡,現在我們完全不知道那邊的情況,根據爸爸所說,葉凡是個極強的武者,他親眼所見,一個勁的屠殺咱們田家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