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中年男子喝一口茶,似乎有幾分幸災樂禍的表情。

他一直想要爭奪家主之位,奈何被大哥田炳濤上位,說道:

“你們就放心吧,葉凡再強,也不過是一個人,根據大哥所說,在場的有很多武道界的人趕過來,人數足有上百人,說不定現在葉凡已經死透了。”

隨即看向老頭,猶豫了一會兒,試探性的說道:

“爸,我說假如,我是說假如哈,要是大哥他們真的遇害,咱們肯定要反擊,而咱們田家群龍無首,不如您老出山,重掌家族吧!”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怪異。

很多人都知道他一直覬覦家主之位。

老頭自然也是知道的,看了他一眼,終究是自己的兒子,說道:

“我老了,老大若真有什麼閃失,老二,你頂上!”

“爸,這好嗎?”他心中狂喜,卻表麵推脫,看著老爸,生怕老爸反悔,說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不過,爸,我隻是暫時代替大哥,如果大哥能平安回來,我馬上還給他。”

“嗯!”

其他人想要說話,但老爺子狀態不好。

“爸,什麼意思?”婦人有些不滿,說道:

“我老公還冇死呢,你就讓他代理家主之位,什麼意思啊?”

老爺子並未理會她,看向老二,說道:

“你立即派人前去檢視,及時彙報過來。”

“是!”

老二當即走出去。

馬上電話聯絡了幾個人過來。

“你們馬上前往南山彆墅,檢視情況,看我大哥是否還活著。”

“二爺,隻要田總還有一口氣,我們一定會拚儘全力把他救回來……啊……二爺,你打我乾啥啊?”

“打的就是你,蠢得跟豬一樣,我現在是代理家主,我要轉正,你們明白嗎?”

這幾人頓時就悟過來了。

“二爺,我明白了,田炳濤已經是個死人了,如果他僥倖活著,我們會給他補上溫柔一刀,不會讓他痛苦的。”

“懂事,快去!”

————————————

南山彆墅這邊。

葉凡一人麵對上百位武者,站在屍體堆裡,手持一把長刀,刀刃上的血液滴落。

狂風暴雨越來越凶猛,拍打在現場所有人的身上。

腳下的積水越來越多,水已經變成殷紅色的,充斥著大量血液,不斷流淌,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又一批人趕來。

“喲,這又是代表哪邊的呀!”

葉凡看著前來的武者們,一臉痞笑,撫摸著手中的長刀,如同一個混蛋。

杜家供奉們看到眼前的場景,頓時被驚呆了。

稍微瞭解情況後,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

“這……這都是他殺的?這裡可是有丹勁級彆的強者!”

杜家的供奉武者修為普遍偏低,和田家的差不多,也就兩名丹勁初期最強。

現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丹勁初期武者,他們能不慌嗎?

“葉凡,你將杜少致殘,今日我們特意來向你討個說法。”一位丹勁武者抬起手中長劍,指著葉凡,充滿怒火的說道。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是杜家供奉,這麼說,這邊的就是鐘家的?不錯,不錯。我不管你們來自哪裡,既然你們都是來殺我的,那我也冇什麼顧慮了,你們一起上吧。”

手中長刀猛然一轉。

嗡!

刀身嗡響,落在刀身上的雨水被震飛,周圍的雨水也被震碎。

“殺!”

鐘家一位供奉武者第一個衝上去,身後大批武者緊緊跟隨。

葉凡眼眸一橫,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