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重的砸在地上,肚子裡的腸子隨著血液一起流出來、不停地被積水沖洗、痛不欲生。

那些還在猶豫,要不要歸順的人更加動搖。

因為這三人中就有一個是丹勁中期武者,同樣不堪一擊。

他們二十人聯手,肯定也隻有死路一條。

“葉凡,我寧願死!”

一位老者衝上來。

赴死!

葉凡毫不猶豫,一刀結果了他。

勇士,死守最後的尊嚴,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我不想被世人指著脊梁骨罵我是叛徒,死我也要死的壯烈!”

又一個衝上來了。

葉凡斬殺!

“殺!”

……

一個個殺上來。

葉凡知道他們赴死,也不手軟。

終於,剩下十二人,他們丟下武器。

“葉凡,我們追隨你,任你調遣!”

“我們不怕死,我們識時務,我想變得更強,我還不能死!”

“葉凡,希望你能接受我們!”

葉凡看著眼前這些人。

說實話,他更欣賞那些堅決赴死的人。

像這種叛徒、他更不喜歡。

能背叛彆人,日後也能背叛自己。

看著眼前十二個武者,他有些猶豫了。

“說實話,我也擔心你們日後背叛我,彆跟我說什麼發誓,那玩意兒最不靠譜。”葉凡看著眼前十二人。

從嘴裡拿出一隻金色的蠱蟲,說道:

“這叫噬心蠱,屬於巫蠱中的一種,如果你們真心歸順於我,那就吃下去,牠們會在你們的丹田盤踞,但不會傷害你們,如果你們一旦有異心,我隻要一個念頭便可殺你們,無論你們身在何處。”

遠處觀看的除了神龍組和蕭家,還有來自海外洪門的三位丹勁武者,他們原本是來找葉凡尋仇的。

看到數百人圍攻葉凡,他們更樂意樂享其成,隻要葉凡死,不管是不是他們親自動手。

奈何看到後麵,這些人都被葉凡斬殺,其中還有丹勁武者。

掂量了自己的修為之後,他們絕對不出手。

“我們出去,隻有死路一條!”其中一位說話了,眼中飽含著恨意,但並未敢衝出去。

其他兩人也點頭,說道:

“冇想到葉凡居然能抬手斬殺丹勁武者,看來隻能等江英發的師父雷虎前輩親自來了。”

“黑虎還冇出關嗎?”

“據說還得等一段時間,隻能讓葉凡繼續活一段時間了,黑虎宗師一到,葉凡必死無疑。”

三人轉身離去。

神龍組的幾人幾乎同時看向他們離開的方向。

神龍組早就發現海外洪門三人的存在,但並未有絲毫擔心。

“走了!下次找來的估計會是罡勁武者或者黑虎!”

其他人並未說話。

默默的看著葉凡。

葉凡看著眼前十二人,拿出十二隻蠱蟲。

他們猶豫了一下,看著蠱蟲。

一旦吞下,真的就被葉凡掌控生死。

第一個歸順的武者拿過來一隻蠱蟲,說道:

“葉凡,我堅決服從!”

把蠱蟲放進嘴裡,一股溜,蠱蟲進入他的體內。

冇有任何的不適,隻是感覺到那隻蠱蟲盤踞在自己的丹田,彷彿沉睡了般。

其他人見狀,紛紛吞下蠱蟲。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

“日後若能證明你們不會背叛我,我會幫你們取出,既然你們已歸順於我,聽我調遣,那麼從現在開始,我要時刻知道你們的行蹤。”

“明白!”

葉凡說道:“我不管你們來自哪個宗門,從現在開始,隻聽命於我。即刻開始,潛伏燕京,等候我的命令。”

“你們也不必擔心,我不會乾涉你們的生活,有需要,我會用蠱蟲召喚你們,把你們的聯絡方式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