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著她,說道:“按照正常的流程,我確實追不上你,但你彆忘了規則的後麵還有一條捷徑可走。”

王玲玲看著他,說道:“你要挑戰國手?”

田家,杜家。

兩大家族同時得到訊息,南山彆墅的圍剿葉凡之戰,徹底潰敗,兩家人很是震驚。

在得知訊息的第一時間,兩家人聚集在一起,共商對策。

“我家族供奉中已有丹勁武者,居然不敵,這葉凡到底有多強啊!”杜家家主拍著大腿,眼眸中冒著寒光。

杜家多位高層聚集在此,每一個人都神情嚴肅,這一戰損失多位供奉。

但最慘的還是田家。

田家所有供奉都死光,還有四五位高層也死了。

“杜總,咱們絕對不能放過葉凡,必須得想對策。”說話的是田家一位婦人,田家家主田炳濤的老婆。

田家老二也說道:“我田家遭此浩劫,不殺葉凡,我們意難平,杜總,你們杜家上麵是魯家,應該請魯家出來幫忙,為死去的供奉報仇。”

老二得知大哥已死,心中狂喜,但還要裝作很悲痛的樣子。

他對家主之位覬覦已久,如今得以轉正,卻麵臨這個爛攤子。

杜家家主咬牙切齒,說道:

“我定會上報魯家,請求幫助……”

就在這時!

杜家一位管家急忙跑進來,臉色蒼白,看著在場的人,說道:

“家主,不好了……”

“怎麼了?”

“少爺他……死了!”

“什麼?你說什麼?”杜家家主頓時臉色蒼白,難以置信,盯著他,憤怒的說道:

“今早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

管家看向田家的人,說道:“田少也死了,醫院那邊給出的結果是傷口感染,病毒惡化,已無法救治,那些醫術高明的醫生都去了交流會現場,醫院冇人能救治。”

“什麼……”田浩淼的媽媽險些昏厥,其他人急忙攙扶。

田浩淼和杜俊傑經過幾天的治療,明明病情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怎麼突然就死了?

而且在這個節骨眼上。

悲上加悲!

杜家一位中年男子說道:“兩人在同一病房、今早我還去看他們來著,醫生說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突然這……”

兩人走得太突然。

“一定有問題,是葉凡,一定是葉凡!”

有人站出來,斬釘截鐵的說是葉凡搞的鬼。

其他人紛紛點頭。

這時!

有一人走進來,很匆忙。

“不好了,警察來了,警察來了。”

大家麵麵相覷,不明所以。

“警察?警察來做什麼?”

“不知道啊!”

十幾個警察推門而進,目光掃視在場的人,拿出逮捕令,說道:

“田炳輝,我們收到舉報,你涉嫌強姦,請跟我們走一趟。”

“杜海菊,你涉嫌重婚罪,以及經濟犯罪、請跟我們走一趟。”

“劉丹麗,你涉嫌包庇罪、挪用公款、賄賂罪,請跟我們走一趟……”

警察同誌拿出一張張逮捕令,每點一個人名,警察就控製一人。

很多人都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上手銬,直接就蒙了。

“不是,警察同誌,是不是搞錯了,我可是良好公民!”

“你們是哪個分局的?我認識你們戴局長。”

“警察同誌,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就敢來抓我們,我看你們是不想混了!”

“……”

這些人極力狡辯。

帶頭的警察說道:“不管你們是什麼身份,認識什麼人,我們現在是在執行公務,而且我實話告訴你們吧,因為你們位高權重,一般情況,我們是不會輕易逮捕的,但我們已經掌握了真實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