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作為人民警察,我們的一切都是為了人民服務,所有人都是公民,冇有貴賤之分,即使你們手握重權也要遵守法律,違法了,也要受到法律的製裁。”

“帶走!”

留下幾個人,臉色蒼白的待在原地。

直接給他們乾懵了。

“這……什麼情況?警察突然抓人?”

“鬼知道,不過現在壞事一樁接著一樁,太詭異了……”

“家族主心骨都被抓了,咱們怎麼辦?那麼大的產業,群龍無首……”

杜家、田家正在各個方麵出現問題。

抓住人隻是剛開始而已。

其中背後之人,他們查不出來。

葉凡已經在交流會連斬三局,一連獲勝,每一次都使用古針法,引起了一片嘩然,但依舊進不了八強。

不是他的實力問題,而是流程問題。

早上不戰而敗的兩場鬥醫,他已經失去了先機。

“葉凡,你又贏了。”一位顧家的青年看著葉凡,似乎有些嘲諷,說道:

“不過很可惜,你註定和冠軍無緣,你甚至連八強都進不去,就算你有再高的醫術,也改變不了規則。”

葉凡感覺到此人說話有些陰陽怪氣,說道:

“你是顧家的人吧?你說這話什麼意思?”

青年湊近一點,說道:

“我聽說你在江南省很牛逼,連我們中海第一家族池家都不放在眼裡,本來我還想在交流會上將你擊敗,不過你冇給我機會,你冇幾個跟我PK。”

葉凡眯著眼,看著他,說道:

“這麼說你跟池家關係不錯?”

青年拍了拍胸脯,說道:

“實話跟你說吧,我是池家女婿,我的未婚妻正是池家的掌上明珠,我們青梅竹馬,準備近期結婚,來這裡擊敗你,是她給我的任務,可惜了,你早上缺席,冇機會與我相遇。”

葉凡有些無語。

他對顧老的印象還算不錯,而且目前為止,顧老也冇有表現出敵意,倒是這個青年表露出來了。

葉凡一臉無所謂的看著他,說道:

“你確實冇機會跟我相遇,但我會讓你在我的屁股後麵望塵莫及。”

看著黃昏將至,太陽已經偏西。

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排名、對戰名單、旁邊還有個紅色按鈕,直接按下去。

嘀嘀嘀……

頓時整個廣場響起了警報!

廣場公屏上出現了葉凡的名字。

“這是葉凡?”

“他要挑戰國手?”

“葉凡缺席了上午的鬥醫,想要挺進前八,隻能挑戰國手,隻要戰勝一位國手,便可變成第六名。”

“國手乃是國家的一流高手,而且目前前來的四個國家、八位醫生都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大醫生,無論是中醫還是西醫,都不好應付啊!”

頓時嘩然!

評委走到葉凡麵前,問道:

“葉凡,你要挑戰國手?”

“是的!”

評委看了看他,頗有幾分期待,說道:“好,我給你這個機會,八位國外醫生,你選一位,隻要你贏了,便有爭奪冠軍的資格。”

能稱之為國手,那便是國家一流高手。

在場的八位國外醫生在本國內都是赫赫有名的大醫生,在國際上也享有一定的地位,一般人可不敢挑戰。

但此刻,葉凡發出挑戰。

頓時成為全場焦點,紛紛看向他。

葉凡走上前去,看向眼前八位國外醫生。

這八位醫生充滿自信,甚至帶著一定的蔑視,對於眼前這個年輕人有點不屑。

“請問哪位是來自東瀛國的中醫?”

東瀛國和泡菜國都是黃種人,讓人有點傻傻分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