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瀛國兩位醫生眼眸一凝,盯著他。

其中身為中醫的山村一夫看著他,帶著傲慢,說道:

“我便是!”

說的還是華夏話,雖然不是很標準,但大多數人都能聽得懂。

葉凡說道:“我要挑戰的就是你,我聽他們說你們一直說中醫是你們發明的?”

山村一夫站起來,說道:

“中醫本就是我們東瀛國祖先發明的,你們華夏不過是引進而已,卻一直聲稱是自己的祖先發明,我們會繼續向國際醫協會申請歸屬地的。”

葉凡冷笑,說道:“見過不要臉的,冇見過你這麼厚顏無恥的,我華夏出現中醫時,你們東瀛國還冇建立呢,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中醫。”

山村一夫也是冷笑連連,說道:

“我今日前來便是要證明中醫的起源地是我們大東瀛帝國,你們華夏就是引進,終究不敵我東瀛國的正宗醫術。”

這時!

一位白人醫生開口說道:

“兩位,中醫發源地在何處,你們都爭了幾百年了,現在就不必爭了吧,快到時間了,趕緊開始吧。”

暴雨的外麵,天黑得更快。

雖然雨水變小了不少,但地上已經出現大量積水,黑夜來得比往常更快一些。

不過交流會現場燈火通明,如同白晝。

看了看時間,也快到結束的時間了。

白人醫生說了一句,兩人才停止爭執。

評委趕緊安排鬥醫!

王玲玲來到葉凡身邊,說道:

“葉醫生,他也是個古針法擁有者,而且不弱,你彆掉以輕心,他能成為東瀛國的國手,實力定然是不俗的,我父親就曾敗在他手下。”

葉凡不由得看了一眼山村一夫,中年模樣,眉頭緊鎖,自身帶著一定的氣場,頗有幾分高人風範。

冇想到國外中醫居然也擁有古針法,怪不得如此囂張,膽敢聲稱是中醫發源地。

馬老也走過來,說道:

“葉醫生,他的老師是井邊一郎,在東瀛國位列第一的大醫生,國際上赫赫有名,我曾敗在他的手下,井邊一郎的醫術很是玄妙,居然還是個武道世界的人,能將武道世界的東西和中醫融合,達到一種奇妙的境界。”

“山村一夫作為他的徒弟,恐怕也能做到這一步,你不應該選他,你選個西醫,說不定勝算更大。”

旁邊的人也紛紛點頭。

在他們看來,山村一夫很棘手,至少比其他人更難對付。

葉凡很平靜,說道:

“我就是看不慣東瀛國人,曾經他們入侵咱們國家,毀我們家園,八年抗戰死了多少華夏兒女,我就是要挑戰東瀛國人,我就是要打敗他們,不僅如此,你說的那個什麼井邊一郎,我也要擊敗,我要把他從國際上拉下來,摁進泥潭裡。”

曾經的國恥,葉凡作為華夏兒女,從未忘記,如今平靜的的生活是先祖們用血和淚換來的。

如今有機會,他肯定要給東瀛國一個狠狠的教訓。

顧老說道:“葉醫生,我知道你心中有家國大義,但醫術無國界,你不應該帶這種仇恨對待國外醫生。”

葉凡看了她一眼,堅定的說道:

“醫術是無國界,但醫生有國界,我是華夏人,他是東瀛人,這點從出生就定下來的。”

顧老歎了口氣,並未說話。

終於,送來兩名患者。

患者奄奄一息,渾身紫青,已經瀕臨死亡。

大批醫生、媒體圍過來,他們的心自然是站在葉凡這邊的。

醫術無國界,醫生有國界,大家都是中華兒女,自然站在葉凡這邊,儘管有些人不相信葉凡能戰勝東瀛國的國手,但心中還是期許葉凡能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