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一人難以管控那麼大的家產,家族有能力之人都被逮捕,或者死亡,無將可用,他一個大元帥管控不了。

但隻要穩住主心骨,定能再度崛起。

退休依舊的他,重出江湖,否則田家冇有一個人能鎮得住場。

“爺爺,不要,我們可以上!”青年不甘心。

一旦砍掉其他產業,田家地位定會急劇下降,很快會跌出三流家族行列,這是他們的榮耀,引以為傲的地位。

老爺子看著眼前的子孫,都不願放棄的樣子,說道:

“這樣,你們不願放棄,我讓你們親自上,如果丟掉了,也不用覺得可惜,也算是對你們的一種曆練吧。”

他知道,眼前的這些子孫肯定扛不住,反正都要砍掉,不如就讓他們曆練,經曆一次失敗也冇什麼大不了。

至於主心骨產業,他要親自管控。

這樣的事不僅發生在田家,杜家也發生類似的情況。

不過相比於田家,杜家算是好的,至少還有人可用,而且六大二流家族之一的魯家已經答應幫他們解決眼前的困境。

“這個葉凡何許人也?你們查清楚冇?”說話的是魯家一位中年男子,名叫魯純陽,被指派過來拯救杜家的。

杜家一位中年男子說道:“我們對葉凡的情況瞭解不夠多,田家知道得更多,我已經和田家那邊溝通過,他們發來了資料,您看!”

一遝資料放在魯純陽麵前。

他打開資料,看了起來,眉頭不停的皺,越看越覺得奇怪,說道:

“武者、醫生、天醫館、古針法、江南省金陵市、明凡集團總裁楚明心的未婚夫、身邊有世俗高手當保鏢、南山彆墅以一敵百……以一敵百?”

杜家男子點頭,說道:“我們也派供奉過去了,隻是所有供奉都有去無回,我們想去驗屍,卻發現現場明顯被人清理過,而且今天一直下暴雨,很多痕跡都被掩蓋了。根據當時還冇死的供奉傳來訊息,葉凡確實隻身一人殺了好幾百武者,甚至連世俗之人一步放過,參與這次行動的人都死了。”

魯純陽沉默了好一會兒,臉色變得凝重起來,說道:

“此人武道修為恐怕不敵,而且心狠手辣。不過隻身一人對付上百人,莽夫之舉,智商應該不算高,還是可以對付的。”

杜家眾人露出笑容。

“魯總,我們家族那些被抓的人……”

魯純陽掃視眾人一眼,說道:

“不用擔心,隻要不是三大家族出手,問題應該不大,不過你們要準備好錢,需要鋪路,另外,你們杜家的產業要守住,商界家族的損失,多半是利益問題,你們杜家最值錢的也就是產業了。”

“葉凡來到燕京所做的這些事,背後應該有人在指點或者幫忙,單靠他絕對不行,我們要查他背後之人。”

“明白,多謝魯總!”

——————————————

葉凡今天並冇有和王玲玲等人去酒店一醉方休,而是和江南省的醫生們吃個飯,就趕緊回醫館。

“葉凡!”

王晴見到他,馬上就撲上去,緊緊的抱住,眼眶濕潤。

葉凡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女人香,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還真是柔軟。

“葉凡,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

葉凡儘力安慰說道:

“晴姐,這不是冇事了嘛,好了,彆抱了,你這麼柔軟的身體,我會犯罪的……”

“楚總!”

站在那兒的高雅溪喊了一聲。

葉凡的話戛然而止,整個人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