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宏明聽得有些莫名其妙,打算上前親自號脈看看。

曾正陽那邊卻傳來歡呼雀躍的聲音。

“曾醫生的治療結束了,在時間上已經贏了,如果兩人的效果一致,那麼就是曾醫生贏。”

賀宏明冇有繼續號脈,而是快速走向曾正陽那邊,不少人也多紛紛圍過去。

王晴也看了一眼,小聲說道:

“葉凡,他結束了。”

葉凡很淡定,說道:

“效果纔是最終的結果,就憑他,再修煉個一百年也贏不了我。”

治病的過程中,葉凡是專注的,無心他顧,病人纔是他的首要任務。

即使那邊傳來歡呼雀躍的聲音,他也不曾看一眼,專心治療自己的病人。

楚明月看著她,驕傲的說一句,道:

“二狗,曾正陽已經結束了,你已經來不及了,看來你是要輸一百萬的節奏啊,你的一百萬應該就是你的全部積蓄了吧?一下子變成窮光蛋了哦。”

說完,也走過去曾正陽那邊,和眾人一起歡呼。

三位裁判也走過去。

那邊時不時傳來讚歎和歡呼。

“曾醫生出手就是不一樣,贏一個農村的赤腳醫生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鬱結鬆動、再配上這幾服藥,不出一個星期,病人就可以徹底康複,不愧是中仁堂的代表人物。”

“曾醫生,你就是我畢生追求的目標,我的醫術要有你的一半好,我也不至於天天被我爺爺罵了,我太愛你了。”

“你們看,那個鄉巴佬還在施針,速度慢的一匹,跟曾醫生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

“……”

在場的醫護人員一邊倒向曾正陽。

曾正陽也是頗為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矚目,卻還要表現出謙虛的樣子,心裡早已樂開花,餘光瞥向葉凡的方向,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三位裁判也進行檢查病人的情況。

施永昌讚許的點了點頭,通過西醫設備檢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了不起了。

董建國也是西醫,確認病人的情況也是需要西醫設備的判定。

“不錯,不愧是中仁堂的年輕代表,未來可期。”

“一切都是好的,曾醫生未來定會前途無量,效果十分顯著。”

這是兩位西醫的讚許。

作為中醫裁判的高良卻遲遲不說話,大家也都等著他呢。

曾正陽得意萬分,裝出謙虛的態度,問道:

“高醫生,您看……”

高良已經確認過,說道:

“中規中矩!”

“……”曾正陽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

以為年輕醫生站出來,說道:

“高醫生,曾正陽畢竟還年輕,跟你比肯定不如,但他還有很長的時間提升,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了不起了,我敢肯定,那鄉巴佬肯定做不到,他不過是農村的赤腳醫生而已。”

高良並未反駁,看向葉凡的方向,說道:

“他也結束了,不如我們去看看。”

三位裁判帶頭走過去,其他人腳步更快,一下子將葉凡的診桌圍得水泄不通,不少人的臉上帶著譏諷。

“鄉巴佬,你輸定了!”

“曾醫生已經得到了三位裁判的讚揚,鄉巴佬,你還是認輸吧,彆在這兒丟人現眼,你的醫術終歸隻是鄉下的赤腳醫生水平,如何能跟我們城裡的醫生相比?”

“就是,你現在認輸,給自己留點情麵,彆讓裁判做出判決,那就丟人丟到家了。”

“我聽說農村人的臉皮很厚,那就讓他輸得心服口服吧。”

“……”

悠悠眾口,口誅筆伐,全都是針對葉凡的聲音。

而他卻是最淡定的一個,絲毫不在乎這些人的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