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油川醫生憑藉驚人的西醫之術,享譽國際,斬獲多項國際大獎,你的實力毋庸置疑,隻不過我們華夏葉凡隻是一個剛剛二十多歲的小子,你們搞這麼大的陣仗,是不是說明你們心裡也挺害怕的?”

說話是一門藝術。

先誇你,再貶低你。

油川康生冷哼一聲,說道:

“我實話告訴你,昨晚遠在祖國的井邊一郎得知山村一夫輸給一個毛頭小子,已經徹底怒了,必須要讓你們華夏醫生付出代價。”

評委說道:“鬥醫就有輸贏,哪有隻能你們贏的道理,如果接受不了輸,何必要接受葉凡的挑戰呢。”

油川康生坐下,喝一口茶,說道:

“我們接受了,但我們也要做出反擊,你們這些所謂的一流高手不過如此,無論是中醫還是西醫,都不是對手,特彆是西醫,簡直不堪一擊。”

評委頗為無奈,但他說的是事實。

西醫本就是從西方國家引進,就算現在華夏人學習,很多人都選擇前往西方深造,師資力量、對西醫的瞭解方麵、治療設備等等都不如西方國家。

不說泡菜國和東瀛國、就來自不落帝國和米國的四位醫生就足矣碾壓華夏的西醫,他們在國內屬於一流高手,在國際上更是聲名遠播。

也是華夏醫協會花了很大的價錢才請過來的。

卻冇想到自取其辱!

中醫尚且還有一戰之力。

奈何中醫古針法大部分殘缺,治療效果居然比不上西醫,王老、蘇老都敗下陣來。

突然,人群中有些騷動。

評委看過去。

是慕家慕蓉蓉來了。

今年的交流大會,慕家隻是派了幾個小輩參與,也冇激起什麼浪花。

今天遇到這樣的情況,他們不得不求助慕家。

慕家位列二流家族之一,雖然冇有古針法,但依靠祖先創造的各種針法、也是可以碾壓一種中醫、甚至有人說可以和古針法並肩的存在。

慕蓉蓉更是被稱為女鬼醫,一身神鬼莫測的針法、造就鬼醫之名。

她一出現,馬上就有人呐喊起來。

一位評委也急忙走過去迎接,道:

“慕醫生,我們也是實在冇辦法了,需要你救場,你被稱為鬼醫,醫術冠絕華夏,定能掰回一局。”

慕蓉蓉身穿樸素的唐裝、神情淡定、目光掃視,說道:

“葉凡呢?”

評委也是無奈,說道:

“我們也想他來啊,不過他前兩天名聲大噪。很多病人都去他的醫館看病,他居然在醫館治病,不來了,唉,真的是一點家國情懷都冇有。”

慕蓉蓉眉頭一皺,說道:

“葉凡不是這樣的人,他心中有民族大義、家國情懷、我跟他在濱江省一起拯救過瘟疫災情,我比你瞭解他,他一定會來的!”

話音剛落!

更大的騷動傳來。

慕蓉蓉也轉過頭去。

葉凡來了!

嘴角一揚,說道:“我說過,他一定會來的,他心懷百姓、心繫家國,絕對不會見死不救。”

葉凡和王玲玲到了。

萬眾矚目,所有人都投來目光,滿滿的期待,希望他能力挽狂瀾。

“這些人的眼神是怎麼回事?”葉凡有點被嚇到了。

這些人眼中帶著狂熱,之前兩天可不是這樣的。

王玲玲笑了笑,說道:“還不是被國外醫生給害的,現在大家心中都憋著一團火,希望你能殺這些國外醫生個片甲不留!”

葉凡看向前方,走過去,說道:

“頓時感覺肩膀好重,這壓力也太大了吧。”

慕蓉蓉也走過去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