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醫生,你也來了?”葉凡笑了笑。

慕蓉蓉看著他,說道:“你這人還真是奇怪,我記得你的野心可不僅僅是小醫館啊,怎麼今天需要人去請纔過來啊。”

葉凡苦笑,說道:“我這不是醫館忙嘛,總不能對病人見死不救吧。”

慕蓉蓉和他們並肩走。

旁邊的評委拿出平板,遞過來,說道:

“八位國外醫生,隻有葉醫生和顧醫生贏了兩局,其他五位國外醫生都贏了,你們挑選一下自己的對手?”

慕蓉蓉看了一眼,說道:

“他是泡菜國的中醫吧?交給我!葉凡,你呢?”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五個人,咱們平分了吧,泡菜國那兩位給你,其他的給我。”

這時!

油川康生已經來到身邊,冷哼一聲,說道:

“哼,好大的口氣,彆以為贏了山村一夫就覺得自己醫術了得,我們可不比他弱,你會輸在我手裡。”

葉凡瞥了他一眼,說道:

“聽你口音,你是東瀛國的那位西醫吧?我第一個就你吧!”

很多醫生紛紛圍過來。

“哈哈哈,我等你很久了。”油川康生大笑,充滿自信,說道:

“我剛剛擊敗你們一個號稱一流中醫的醫生,不過如此,你也會成為我的手下敗將。”

葉凡看向評委,說道:

“安排下去吧。”

看向油川康生,道:“有自信是好事,等會彆哭就行。”

做人群中,不少大家族關注葉凡。

前兩天,他的表現太驚豔,大家族有人過來關注,可以談一談合作,當然也有一些彆有用心的。

比如魯家!

“魯總,他就是葉凡!”杜家高層杜剛毅指著被眾星捧月的葉凡。

魯純陽眯著眼眸,露出一縷寒光,說道:

“他人氣這麼旺?”

杜剛毅說道:“前天他施展了古針法《鬼門十三針》,昨天又施針另一門古針法《陰陽九針》,更是擊敗了東瀛國第一國手井邊一郎的弟子山村一夫,人氣已經達到頂點,他的名字已經在網絡各大平台熱搜上掛了幾天了。”

“今天又遇到國外醫生們集體為難,大家都寄希望於他,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魯純陽沉默了一會兒,歎了口氣,說道:

“如果不是跟他有恩怨,倒也可以拉一把,成為家族禦醫也是不錯的選擇,可惜了,他活不長了。”

杜剛毅看向其他方向,說道:

“今天來的家族不少,各大家族都有代表過來,想要尋找醫生合作,葉凡肯定是熱門人選,咱們要不要趕緊行動,一旦和彆的家族捆綁在一起,無疑是給咱們增加難度。”

魯純陽目光掃視,確實來了不少家族。

眼眸中露出寒光,說道:

“人群擁堵,這更利於我們的行動。”

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可以行動了。

今天他們是來刺殺葉凡的,人群擁堵,隱藏在其中,更方便出手。

十幾個人同時準備,誰有機會誰出手。

而葉凡渾然不知,誰都不知道。

大家關注的是如何戰勝這些國外醫生。

葉凡已經來到治療區,病人正在送來的路上。

這時!

一位老婆婆來到葉凡身邊,說道:

“葉醫生,這個油川康生很不簡單,他的醫術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曾遇到不少國外頂尖醫生,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我剛剛就敗在他的手上。根據我所調查的資料,他擅長腦部神經科。”

“我知道你懂點道法、你之前的治療,我親眼看過,治療神經、需要用到道法,溫養銀針。等會兒,你要是撐不住,告訴我,我給你弄點道法玄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