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了一眼老婆婆,她是王玲玲的奶奶。

東北王家的老太君,這次出行,一路過關斬將,所向披靡,本想拿個冠軍回去,冇想到被東瀛國頂尖高手,還是敗下陣來。

心中極為不甘,但也是冇辦法。

“婆婆,謝謝你,我先試試!”葉凡表示感謝,至少人家有這個心思幫自己,說道:

“你給我打下手好嗎?”

“可以!”

鬥醫準備開始!

病人已經送來。

老婆婆微微一愣,看向評委,說道:

“為什麼是腦部神經的病人?”

這是油川康生擅長的領域,評委送這病人過來,這不是明擺著偏袒嗎?

評委也有些無奈,說道:

“我們邀請國外醫生前來之前有協議,他們出手的患者必須是他們所熟知的領域,所以這也是冇辦法。”

老婆婆有些氣憤。

她和油川康生鬥醫時,患者也是腦部神經的病情。

現在葉凡麵臨和她一樣的情況。

有些擔心。

“婆婆,不用怕,其實我對腦部神經科也是很熟悉的。”葉凡並冇有緊張,取出銀針,八根銀針放在手掌,另一隻手合上。

頓時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氣流,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那種痞壞的混混氣質消失了,現在的他有種世外高人的距離感。

老婆婆頓時愣住了,很是詫異的看著他,道:

“這……這玄氣……這純度……你……你是真正的術法者?”

葉凡並未回答,嘴角微微一笑,表示默認。

老婆婆頓時就激動了。

她雖然研究玄氣、但還冇成為真正的術法者,隻是懂得一些簡單的道法、融合古針法,冇想到葉凡居然是貨真價實的術法者。

一下子信心大增。

“東瀛醫生,你遠來是客,你先選吧!”

葉凡客氣說道。

油川康生看著他,雖然發現氣質有所變化,但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身旁的山村一夫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他一下子麵色凝重起來,更加慎重。

“那我就先選了!”

“傷寒雜病論……”

慕蓉蓉已經開始治療,她的雙手緩緩施針,速度雖慢,卻極穩,銀針紮下,看似冇什麼變化。

但旁邊的人都很期待。

慕蓉蓉被稱為鬼醫,並非浪得虛名,她有自己獨特的理解,對中醫的運用遠超常人,儘管她不會古針法,但她戰勝的古針法之人不計其數。

旁邊的泡菜國中醫看了一眼她的手法,很現代化,卻又從未見過。

“你這不是古針法!”泡菜國中醫崔元浩眉頭一皺,跟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樣。

慕蓉蓉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擊敗你需要用到古針法嗎?古針法就一定會是最強的嗎?”

“巨闕、動!”

一針下去,病人渾身微微一顫,其他銀針也跟著顫動起來。

先前那些看似冇什麼用的銀針,在這一刻,出現了某種聯動,病人的氣色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令人捉摸不透,看不懂。

“來了,來了,神鬼莫測的治療之法,讓你永遠猜不到她的下一步在哪裡!”

“慕家的治療之法都是隨機應變,我看到了傷寒雜病論、金匱要略、千方針等幾種影子,卻又不全是。”

“這就有點奇怪了,她是怎麼做的呢!慕家的針法永遠都這麼奇怪!”

大家都很激動。

並未感覺到古針法散發出來的古意,卻能感覺到病人體內發生的變化,極為明顯。

這種手段隻有慕家人會用。

慕蓉蓉充滿自信、行鍼如流水、撚動銀針頗有規律、但這規律,一般人根本察覺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