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泡菜國的醫生也是看的一臉懵逼。

“這人的針法從未見過!”崔元浩小聲嘀咕,看了一眼自己的病人,手中拿著銀針,開始催動。

頓時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劇變,嚴肅、認真、專注、銀針彷彿散發出一股氣。

紮進病人的體內。

第一針下去,病人就有了明顯的反應。

“這是古針法……冇想到泡菜國都會古針法了。”

“古代時,泡菜國就是我們華夏的附屬國,古針法幾經流轉,被他們得去也是正常的,不用大驚小怪。”

“雖有古意,但並冇有葉醫生那種濃鬱的感覺,看他這手法,應該是極為老練,古意雖然比不上葉醫生,但也和蘇家的差不多。”

泡菜國醫生充滿自信。

他的家族在國內憑藉一手古針法,成為泡菜國第一中醫世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更是成為泡菜國青瓦台的禦用醫生。

憑藉這門古針法,斂財無數,成為泡菜國一個商界大鱷,地位極高,甚至能影響到國家總統的選舉。

兩人的鬥醫到瞭如火如荼的地步。

另一邊!

葉凡和東瀛國油川康生的鬥醫也已經開始。

一箇中醫、一個西醫。

油川康生更是腦部神經的專家,馬上進行手術,對病人神經進行治療。

隔著玻璃,看到他的每一個步驟都非常熟練,開顱、搭橋、治療的過程小心翼翼。

“冇想到他的西醫已經達到這種程度了,怪不得能在國際上有這麼大的聲譽,不愧是東瀛國的國手。”

“葉醫生如何用銀針開顱呢?頭骨那麼硬!”

“葉醫生之前的表現確實很驚豔,可現在這個病人的病症在頭部,恐怕不好辦吧。”

“……”

大家都很擔心。

葉凡輕閉雙眼,感受銀針的溫養程度。

猛然睜開,眼眸犀利、銀針在手。

“婆婆,把他的頭抬起來!”

王婆婆雙手托起病人的腦袋。

嗖嗖嗖……

葉凡雙手銀針快速落下,行雲流水般,分彆落在相應的穴位。

一股氣流在周圍環繞,越來越濃鬱的古意充斥著。

“陰陽九針……天地陰陽也被調度起來。”

“玄氣……這是玄氣……道法……”

老中醫們異常激動。

明白了葉凡的針法蘊含的不僅僅是古意、更有玄氣。

中醫的極儘之處,必定會接觸到玄學,玄氣便是極具代表性的特征之一。

神經的治療,利用道法,無須開顱,道法引動陰陽,調解體內陰陽製衡,天地調和,藉助天地之力對神經的矯正。

不過這個過程中需要小心翼翼。

這是對於其他人來說。

葉凡對於道法的運用熟練到不能再熟練了。

以銀針為媒、道法引入,疏導神經,修複神經損傷,防止其他部位被誤傷。

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難。

十五分鐘左右!

葉凡結束了治療。

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這就結束了?”

“太快了吧?”

“你們看,病人的眼皮動了!”

“手指也動了,動了……太好了!”

圍觀的人比葉凡還激動。

看著病人慢慢睜開雙眼、眼眸裡冇有了呆滯、很是明亮、也有些懵,打量著眼前這些觀看他的人。

“你們……我還活著嗎?”

病人開口說話了。

王婆婆一把拉過葉凡,說道:“你活著,是他救了你,你要記住,他叫葉凡!”

王婆婆近距離的感覺葉凡對玄氣的利用,遠超過她。

她王家的《狐仙針引》本就需要道法的協助,所以她知道道法對於一位中醫來說是多麼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