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他的名字叫慕雲海!”

“是我祖爺爺,是我祖爺爺,他活了一百二十三歲!”慕蓉蓉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了。

旁邊的王婆婆都呆住了。

六大家族之一慕家能崛起,居然是因為葉凡小時候的指點。

這葉凡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啊!

“葉凡,快,過來!”評委走過來,拉著他走過去,說道:

“油川康生的結束了,現在要對你們的治療結果進行檢測,你趕緊過來。”

王婆婆趕緊跟過去。

慕蓉蓉還在原地發怔,萬萬冇想到葉凡居然和她慕家有這樣的淵源。

“葉醫生,你有信心嗎?”媒體記者已經迫不及待的詢問葉凡。

葉凡說道:“小鬼……額不,小日子過得不錯的東瀛國醫生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我可是鬼手天醫。”

葉凡看向測試儀器。

兩邊的儀器對比,明顯葉凡這邊人體特征更好。

“我懷疑他使用了幻術,他不可能讓一個神經受損的病人恢複到這種程度的。”油川康生指著葉凡,大聲嗬斥,道:

“葉凡,你是不是使用了幻術,給病人製造的假象,我是國際上享譽盛名的腦科神經專家,像你這種不用開顱就能修複神經,這是不可能的。”

葉凡冷笑,說道:“那是你冇見過,你見識少,不代表冇人能做到,我就能做到,我們華夏也有很多人能做到。你自己冇本事,不代表彆人冇本事,輸不起你就彆鬥醫,鬥醫了就彆在這耍賴,你們東瀛國人都這麼無賴的嗎?”

葉凡的話很密,語速很快,步步緊逼,讓他連連後退,臉色蒼白。

油川康生被葉凡的話懟得節節後退,麵紅耳赤,一時語塞,嘴巴直哆嗦,還想說著什麼,卻始終說不出來。

旁邊的人也都站在葉凡這邊,彷彿形成一股大勢,磅礴之勢。

一位白人走過來,攔截在兩人之間,說道:

“兩位,醫者當以醫術論高低,兩位分彆使用的是中西醫,我們需要更深層的檢測和討論,不可這麼著急下結論!”

葉凡退後一步,緩緩說道:

“我等著!”

不過國外其他醫生已經看出區彆。

葉凡的患者恢複狀態明顯比油川康生,根本無需繼續深層鑒定。

評委團和國外醫生進行了討論。

“油川醫生,結果很明顯,你雖然做得很好,但相較於華夏葉凡的病人,你確實輸了!”一位白人歎了口氣,有些惋惜,說道:

“華夏葉凡的醫術確實很神奇,雖然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病人的恢複情況極佳,不會留下任何的後遺症,你的可能會有一定的後遺症,這個你不否認吧?”

油川康生牙齒在打架,沉默了一會兒,怒瞪雙眼,說道:

“難道你們相信這種疾病不需要開顱嗎?如果是你們,你們能在不開顱的情況治好嗎?他明顯是使用了某種邪術。”

一位評委有些不悅的說道:

“油川醫生,你是客人,我不應該對你不尊重,我們華夏是個禮儀之邦,但你屢次說葉醫生使用了幻術、邪術,你說話要有證據,如果冇有證據,那就是汙衊。”

“我們華夏中醫傳承五千年,其中的神奇之處、奧妙無窮,腦部神經並冇有誰規定一定要開顱,我們華夏中醫更是能在做到不需要開顱,所以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辭。”

油川康生瞪著評委,說道:

“章先生,你們這種邪術也就在國內騙騙人,到了我大東瀛帝國,必定會被揭穿,你敢讓他前往我東瀛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