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人不敢再說話,專心打下手。

慕蓉蓉看向葉凡那邊,圍觀者眾多,隻能透過縫隙看到。

葉凡的狀態很平靜,但她感覺到了古意。

《鬼門十三針》!

葉凡雙手行雲流水,針法嫻熟,淡定自若。

很多國外醫生都在圍觀。

“居然是孫思貌的古針法,他會兩門古針法……”山村一夫震驚的看著葉凡,咬牙切齒。

“鬼門大開,針法奪命、氣流陰陽、針針牽製,引動外界天鬼之樞,驅除人體病魔之源。”鐘家家主鐘宏軍滿臉震驚,冇想到葉凡竟然能做到這一步。

他作為鐘家目前醫術的巔峰,知道有這一步的存在,苦苦追求數年,卻未能達到,今日一見。

歎爲觀止!

不得不承認,葉凡的針法碾壓鐘家所有,似乎已經超越他原有的認知。

這一次的交流會上,鐘家意外頻出,早已出局,葉凡憑藉兩門古針法,一次次驚豔全場,更是以《鬼門十三針》,多次驚豔眾人。

徹底奪取了鐘家的榮耀,世人眼中隻有葉凡,忽略了鐘家。

這一刻,他輸得心服口服。

儘管如此,依舊心有不甘。

“家主,魯純陽想要跟您見一麵。”鐘家後輩來到他的身旁。

鐘宏軍看了一眼坐在觀眾席的魯純陽,若有所思,猜測了剛纔的行刺可能是魯家所為,並未馬上轉身離去。

他想要看葉凡的針法,回去之後更好的完善先祖修複的針法。

可是越看越覺得玄乎。

“無形之中似乎有一股氣流、不僅僅是陰陽氣流、似乎跟道法有關。”

他有些疑惑。

道法,那是術法者纔會的。

而葉凡隻是武者,並非術法者,可現在的感覺似乎越來越強烈。

莫非他也會一些簡單的道法?

中醫的儘頭是道法,很多人都這麼認為。

看著病人的病情在《鬼門十三針》的作用下逐漸好轉,效果越來越明顯,反觀那邊的西醫,似乎並不是很順利,而且速度方麵比不上葉凡的針法。

嘴角微微一揚。

他既希望葉凡贏,證明《鬼門十三針》的強大,又希望葉凡輸,畢竟是仇人。

奪取《鬼門十三針》的決心更加堅定。

看著葉凡如行雲流水般的手法,如此嫻熟,彷彿是一個有好幾十年行醫經驗的老中醫,可他明明這麼年輕。

此人實在是妙!

時間慢慢流逝。

葉凡已經在收尾,整個人的氣質逐漸恢複正常。

旁邊的老中醫們隨著他的針法不斷變化,驚歎。

“病人已恢複正常,甚至體內機能都比正常人更加活躍、健康、還真是妙不可言的古針法。”

“葉凡的醫術已經能稱之為醫者大師,瀕臨死亡的病情,卻硬生生的將人從閻王爺那邊搶回來,稱之為大師不為過。”

“論實力,葉凡目前所展示出來的實力,足以成為我國一流醫學高手,醫學國手,足以和馬老、顧老等國手並列。”

“今日之後,葉凡在華夏醫學界將會名揚四方,家喻戶曉,成為華夏醫學界的代表人物之一。”

“……”

這些老中醫都給予了極高的評價,這是對葉凡的醫術的肯定。

特彆是那些能夠感受到天地陰陽的老中醫眼中,醫術道行越深,對葉凡的評價和肯定越高。

葉凡卻很平靜,進行收尾工作。

王婆婆在旁邊打下手,感受頗深,內心也是最為震撼。

“我似乎懂了一些。”

她欣喜如狂,王家的《狐仙針引》需要道法的協助,近距離感受葉凡的施針過程,感受到葉凡對道法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