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魯純陽的態度很誠懇,帶著滿滿的誠意。

葉凡從未成為過任何家族的禦用醫生,也不懂其中規則,看嚮慕蓉蓉,希望她能發表一下看法。

慕蓉蓉說道:“魯家是二流家族之一,在燕京實力雄厚,下有杜家、上有蕭家,如果能得到魯家的幫助,在燕京成為一個大家族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魯純陽對她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魯總,你可知杜俊傑對我做了什麼?我對他做了什麼?你邀請我當禦用醫生,你如何解決我和杜家的事呢?”

魯純陽有備而來,說道:

“杜俊傑之前的所作所為,極為愚蠢,他故意為難,被你打傷,那是罪有應得,你若應允,杜家那邊你不必擔心,我自會解決。”

葉凡點了點頭,思索一會兒。

“魯總,你不講武德呀!”

突然,一道嬌滴滴的魅惑聲音傳來。

迎麵走來的是一個穿著性感、即使是在微涼的秋天,依舊露出雪白的大長腿,扭動著蛇腰、充滿魅惑、一顰一笑間都讓人想入非非。

葉凡的雙眼不由自主的大瞪起來。

這女人妖嬈、風情萬種,從著裝看,也是夠開放,渾身散發出一股特殊的女人魅力。

慕蓉蓉注意到他的眼神,翻了翻白眼,說道:

“你眼珠子要掉下來了。”

葉凡這才收拾目光,有幾分尷尬。

慕蓉蓉又說道:“擦一下你的口水。”

葉凡又多了幾分尷尬,下意識的擦一下嘴角,並冇有口水。

魯純陽轉身,看向走來的女子,說道:

“秦傾城,我看中葉醫生的才能,聘請他當禦用醫生,有何不妥啊?”

女子來到他的麵前,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一副嫵媚的狀態,說道:

“自古邀請禦用醫生,都要等交流會結束,這還冇結束呢,你這麼著急的過來,是不是不講武德啊?”

看向葉凡,彎腰,靠近、胸前兩個大凶器露出半截,簡直讓人噴血,她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渾然不在意。

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撫摸葉凡的臉頰,精美的臉頰越來越靠近,嘴巴稍微一側,來到葉凡的耳邊,吹出一口熱氣。

弄得葉凡渾身燥熱,這女人未免也太開放了吧。

不過他喜歡!

女子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好看嗎?是不是又大又圓?我告訴你哦,我這是純天然的,手感很好哦。”

葉凡渾身一顫!

這……這麼奔放!

看來是故意讓自己看的。

這風情……簡直要命、體內的獸血有些不整齊的翻騰起來。

急忙收回目光,小紅旗都快要拔地而起了。

咯咯咯……”女子笑了,聲音很好聽,腦袋稍微回正,眼睛盯著葉凡的眼睛,說道:

“冇想到你還是個純情小男人呢,你的身體有反應了,小紅旗快要撐不住了吧!”

葉凡心裡在罵娘!

你這樣公然誘惑,老子也是個男人好嗎?

再冇有反應,那就不是男人了,是太監!

魯純陽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

“秦傾城,你這是打算用美人計跟我搶人嗎?”

秦傾城轉頭看向他,眼眸變得鋒利幾分,說道:

“拿開你的臟手,你不配碰我純潔的身體。”

魯純陽放開手,說道:

“葉醫生是個正直、有家國情懷、不為女色所動的醫生,你的美人計行不通,是吧?葉醫生!”

葉凡注意到慕蓉蓉臉色有點怪異,問道:

“慕醫生,她又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