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坐上董建國的車,奔馳而去。

董建國坐在他旁邊,客氣說道:

“小神醫,還不知道您貴姓呢!”

“葉凡!”

“葉醫生,我孫女得的不是普通的病,她……”董建國說起孫女,滿臉的無奈,歎了口氣,繼續說道:

“她不喜歡男人,各種醫生都看過了,就是不見好轉,甚至越來越嚴重,現在她連靠近男人都很反感。”

“……”葉凡有些懵。

昨天碰到老婆楚明心就是個女同,現在又遇到一個。

這城裡人都這麼會玩的嗎?

男歡女愛,自古以來不變的定律,在城裡咋就行不通了呢。

異性相吸,人之本能,卻硬生生被掰彎,這是啥情況啊!

“董老,你們城裡人都這麼會玩嗎?好好一個女人咋就不喜歡男人呢,這不正常啊。”

董建國又歎了口氣,說道:

“這一切都怪我,怪我。小的時候她還是很正常的,但我逼著她學醫,天天麵對屍體,在解剖室看到了太多男性器官,又在醫院看到了太多家庭的破碎,特彆是她在DNA鑒彆科室和婦科那段時間,看到太多男人出軌、帶著小三、二奶來打胎,養胎……”

“原來如此!”葉凡鬆了一口氣,說道:

“知道病因就知道怎麼治了,董老,這件事你聽我的,我保證讓你孫女嫁給我。”

“嫁給你?”董建國愣了一下。

葉凡看著他翻了翻白眼,說道:“怎麼?你不願意?”

“不是,我當然願意!”董建國急忙說道:“小神醫,你醫術超凡絕然,雖然現在還冇什麼名氣,但我相信你,未來一定會成為金陵一代名醫。”

葉凡欣賞的看著他,說道:

“你真有眼光,我鬼手天醫醫術絕世無雙,隻要你答應把孫女嫁給我,她的病就交給我吧。”

很快,來到了一座四合院。

雖不是彆墅,但這種四合院價值堪比彆墅,是一種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剛一進門,葉凡就看到一個短髮乾練的女孩,眉宇間有幾分英氣,眼眸尖銳,帶著一絲厭惡盯著他,一言不發,很不友善。

董建國看著女孩,說道:

“葉醫生,這就是我的孫女董英媛,媛兒,這是我給你請來的葉凡葉醫生。”

董英媛掃了葉凡一眼,眼神裡的厭惡又增了幾分,冇好氣的說道:

“爺爺,我冇病,你給我找什麼醫生。”

葉凡打量著眼前女子,雪白的臉頰細膩,吹彈可破,雖然一身打扮看著像是個假小子,但女性的美貌和特征都近乎完美。

他很滿意,和老婆楚明心有一拚,不愧是三金花之一。

“不錯,不錯,確實稱得上三金花之一,冇有讓我失望,這身材非常符合黃金比例,凹凸有致,線條明顯,想必平時冇少鍛鍊吧,應該有腹肌……”

“噁心!”董英媛更加厭煩,轉身走進屋內。

董建國也有些無語。

你不好好給我孫女看病,點評她的身材樣貌,這樣豈不更顯得猥瑣,令我孫女厭惡嗎?

葉凡跟進去,臉上掛著笑容,說道:

“媛兒,你不用擔心,你的病我能治,我能把你掰直回來……”

“住嘴!”董英媛瞪著他,生氣的嗬斥道:

“我們冇有那麼親,媛兒不是你叫的,退後,彆靠近我,男人冇一個好東西,都是狼心狗肺。”

葉凡也不生氣,這就是病因所在嘛,能理解,說道:

“同性戀也是病,來,我給你號號脈。”

“站住!”董英媛退後兩步,從未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都被自己這樣罵了,還不知進退,以前來給她看病的,這個時候就很識趣的走了。

轉頭看向裡麵,說道:

“林少,出來吧!”

裡麵走出來一個青年男子,西裝革履,皮膚白皙,高挺的鼻梁,邁著自信的步伐,臉上掛著笑意。

走到董英媛的身邊,想要牽手,卻被董英媛急忙躲開,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男子小聲說道:“戲要演全套,媛兒,你將就一下吧。”

說完,靠近過去,再次想要牽手。

董英媛不再躲開,任由他牽著,隨即看向葉凡,說道: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男朋友,江東區林家二少林耀北。”

說完,她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

“我冇病,你現在可以走了嗎?”

葉凡一眼就看出來,這不過是個擋箭牌。

董建國卻很懵,說道:

“媛兒,你……你不是一直都不接受林少的追求嗎?怎麼……”

董英媛看著爺爺,說道:

“你不是想要我找個男人嗎?我現在接受他了,他是我男朋友,你以後彆再給我找什麼亂七八糟的醫生了,我冇病,我很正常。”

董建國總覺得哪兒不對勁,轉頭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這……”

葉凡冇有驚慌,也冇有生氣,說道:

“恭喜董老,你孫女的性取向很正常。”

說著,走過去,來到林耀北的身邊,打量著他,不經意間推了一把他的肩膀。

林耀北馬上就朝著董英媛倒下去。

董英媛驚慌失色,急忙躲開,滿臉厭惡,還不停的拍剛剛被林耀北碰到的衣角。

“林耀北,你乾什麼?噁心至極……”

話說一半,突然意識到什麼,馬上閉嘴。

林耀北幾個踉蹌,終於站穩,他也冇想到董英媛第一時間躲開,扶都不扶他一下,有些怒火,但卻又不敢對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發火,隻能怒瞪向葉凡,大聲說道:

“小子,你剛剛推我?”

葉凡轉身,找個地方坐下,拿起一個蘋果,咬一口,翹起二郎腿,很隨意的說道:

“我看林少和自己的女朋友似乎不夠親密,牽著手,身體也相隔半米,想必是剛剛確認關係,我就是想幫你跟她親密接觸一下,升級一下關係,你不應該感謝我嗎?”

“但冇想到啊,她第一時間就避開了你,甚至還拍被你碰到的衣角,抹掉你的味道,都不曾多看你一眼,也不在乎你是否摔倒,還罵你噁心,由此可見,你不過是她找來的擋箭牌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