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拿出手機,撥打了個電話。

“咱們先吃飯,一會兒會有人過來跟你談,具體的實施計劃,你跟她聊。”

三人吃飯。

秦傾城時不時出言挑逗葉凡,還時不時的拋個媚眼。

葉凡隻能裝作冇看見。

不過更無奈的是桌子底下,秦傾城把腳伸過來,不停的摩擦葉凡的腳,更是摩擦到他的大腿根部。

搞得他有時候挺難受的,但還是要強忍,保持鎮定,不能讓慕蓉蓉發現。

這強忍的表情令秦傾城忍不住偷笑,腳下的挑逗越來越放肆。

葉凡實在忍不住,兩腿一閉,夾住她的玉腳,不讓她動,誰知她伸出另一隻腳過來挑逗。

這女人還真是要命啊!

弄得他體內獸血翻騰。

“葉醫生,慕醫生!”霍天南來了,看到三人,開心的叫喚了一聲,餘光剛好瞟到桌子下葉凡夾住秦傾城的一隻腳,另一隻腳在挑逗,微微一愣,不過馬上假裝看不到,說道:

“秦總好!”

秦傾城很顯然注意到他剛剛的眼神,想要收回腳,葉凡卻死死的夾住,弄得他不停用眼神暗示,葉凡卻假裝看不懂。

葉凡指著她旁邊的位置,說道:

“霍總,來,坐!”

秦傾城趕緊說道:“霍總,你坐裡麵。”

瘋狂給葉凡暗示,她要站起來,讓霍總進裡麵。

葉凡鬆開腳,她站起來。

霍天南走進裡麵,坐下,服務員馬上加了一副碗筷,說道:

“葉醫生,你這麼著急喊我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葉凡看向秦傾城,說道:

“我成為秦家禦用醫生,她幫我開拓珠寶玉石生意,做生意我不懂,所以就把你請來了,具體的操作,你跟秦大小姐聊聊唄。”

霍天南看到秦傾城的第一時間就猜測到了,趕緊端起酒杯,說道:

“秦總,早就聽聞您的大名,今日終於見到了,來,我敬你一杯,希望以後咱們合作愉快。”

秦傾城麵對霍天南時,變得正經多了,兩人碰杯,一飲而儘。

葉凡說道:“以後關於生意方便,你跟霍總談,你也說了,我要管醫館,管不了那麼多。”

秦傾城看著她,水靈的眼睛暗送秋波,魅聲說道:

“可以是霍總主導,但你必須參與行動,我是因為你才答應幫你們做的,你要是不參與,那我就不幫了。”

“額……”葉凡有些無語。

這女人時不時的挑逗自己,他擔心總有一天自己會獸性大發、忍不住,這女人渾身散發出一股濃烈的雌性荷爾蒙,總讓人想要犯罪。

直接把她推給霍天南,霍總有老婆孩子,定力應該不錯,剛纔看她麵對霍總的態度也很正經,並冇有挑逗。

這是覺得自己好欺負?

“乾嘛?你這什麼表情啊?”秦傾城像個賭氣的小女孩,鼓著嘴,說道:

“你不願意就算了,我還懶得幫呢,現在華夏整個珠寶玉石市場內被我秦家壟斷,單憑你們想要入局,嘿嘿,不可能。”

葉凡看向霍天南,尋求他的意見,隻見他點了點頭,葉凡有些無奈,說道:

“我參與可以,不過我不會做生意,關於生意上的出謀劃策,你找霍總,有什麼需要我做的,你找我,可以吧?”

“這還差不多,來,我們乾一杯,我的律師快到了,咱們擬定合同,再談談細節。”

一杯喝下。

秦傾城開始和霍天南談起合作細節、註冊公司、經營、原石鑒定、操盤等等問題。

葉凡看著她有點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