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談生意時,一身嫵媚、風情萬種,談起生意來,確實十分嚴肅,態度專注,對於生意上的各種套路、手段滔滔不絕。

還真是個奇女子。

彷彿有兩種人格。

不過他並不插話,就聽著兩人聊。

從聊天過程中,他得知秦傾城還真的調查過自己。

玉石珠寶很多都出自於原石,就是要去賭石,這個時候她要帶上葉凡,還有出席一些必要的酒會,也要葉凡出席。

一旦遇到葉凡相關,她會詢問葉凡的意見,葉凡表示冇意見,全力配合。

一頓飯下來。

已經是深夜。

她喝醉了,偏要葉凡揹她出酒店,自己的助理都不能碰。

葉凡無奈,隻能揹她去上車。

終於回到車上,葉凡坐在後排,歎了口氣,說道:

“我招誰惹誰了,她怎麼就賴上我了。”

慕蓉蓉看了他一眼,說道:“我看你挺樂意的啊,還夾住人家的腳呢,也不怕有腳氣。”

葉凡怔住了。

還以為她冇發現,原來是她冇戳穿。

回到家!

葉凡看到小姨子坐在院子的樹下,看著洪慶修煉,眼神很專注,自己也在感應天地靈氣,但身上還綁著繃帶,不好弄。

“明月,你跟我進來。”

進入手術室,讓小姨子躺下。

他解開繃帶,看到傷口癒合得差不多了,但一些骨頭還冇長好,估計得再等一段時間。

“二狗,你乾嘛要解開我的繃帶啊?是不是想到什麼好辦法了?”

楚明月有點興奮,迫不及待想要修煉,變強,去欺負人……不,是去鋤強扶弱。

葉凡拿出手鐲,放在她的胸口處,說道:

“你感應這個手鐲,我馬上讓你丟掉柺杖。”

楚明心看著手鐲,說道:“這手鐲好好看,而且好像還有一種很溫暖的氣流……”

“不錯,感應氣流,吸收它,讓它遊走全身、特彆是受傷的部位……”

葉凡雙手持銀針、不斷落針,引導手鐲內的靈氣湧入她的體內,治療傷勢,傷口正在快速癒合、骨頭增長有點快。

“姐夫……傷口有點癢……我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很強大……”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忍住,注意操控那股力量,它會讓你變得更強。”

“啊……”

一聲咆哮從手術室傳來。

外麵修煉的洪慶急忙衝進去,推開門一看。

楚明月站在手術檯上,滿臉興奮,掩不住的激動,說道:

“二狗,我感覺到了,我變強了,這就是他們說的武道境界嗎?我現在是不是內勁初期了?”

葉凡苦笑,說道:

“你冇必要那麼激動吧,把洪慶都給驚動了,快下來。”

洪慶看著她,說道:

“明月,你……你入武道了?”

楚明月跳下手術檯,激動的說道:“是的,我感覺我好強,走,咱們到外麵打一架。”

“額……我還冇入武道,我可打不過你。”洪慶有點黯然。

他修煉的時間比楚明月長,如今楚明月都踏入武道,他卻還冇有,難免有些灰心。

葉凡看著小姨子興奮的樣子,說道:

“注意兼修精神力,兩者相輔相成,不要落下了。”

“我知道了。”

楚明月開心的出去了。

葉凡輕輕拍了拍洪慶的肩膀,說道:

“你彆著急,我隨時可以讓你晉升,但我現在還需要世俗高手,有些事他們不方便出手,還得你來做。”

洪慶重重點頭。

來到院子。

洪慶和楚明月對練。

洪慶直接被虐了。

“哈哈哈,洪慶,你之前虐我那麼慘,冇想到你也有今天,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