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和吳天照一直跟在他的身旁,並未說話。

不過也忍不住了。

“葉醫生,鑒寶不是這樣鑒的。”吳天照忍不住打斷他,拿出一個小小的手電筒,照在原石壁上,從裂縫中看到一些綠色呈現,說道:

“鑒定原石裡麵的翡翠,要從他的光澤度、透光度、顏色、淨度、裂紋密度等等進行判斷原石內部的綠屬於什麼級彆,而不是依靠手掌觸碰。”

“你彆看電視上那麼簡單,看一眼就能說出來,那都是編劇導演可以弄得,那些原石都是假的,電視上嘛,根據劇情需要,但我們這兒可是貨真價實,冇有提前給你準備的。”

“賭石,賭的就是心跳、賭的就是那種刺激感。”

“賭石界有一句話叫一刀窮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瘋子買、瘋子買、還有瘋子在等待,賭石一行,貧富在一刀、都是瘋子在玩,正常人不敢玩,今天秦大小姐請你玩,你玩玩也就算了,彆上癮。”

“我知道醫生很賺錢,但你的那些錢恐怕不夠你玩賭石,初學者都是要先交學費的,賭石這行的學費很貴。”

葉凡是秦傾城帶來的人,他纔好言相勸,若是陌生人,他恨不得將你榨乾,吸乾你的血、抽你的筋,讓你連褲衩都不剩。

葉凡笑了笑,說道:

“多謝吳老闆提醒,衝你這態度,以後我就來你這裡進貨了,今天我選中的,你都給我打包好,全部帶走。”

“……”吳老闆有些無語。

我好言相勸,你咋就不聽呢。

秦傾城笑了笑,說道:“吳老闆,他可是個大老闆哦,你要好好珍惜。葉凡,還看嗎?”

葉凡掃視一圈,說道:

“我大致瞭解了,不看了。”

走出來。

牛鴻運和魏星洲已經選好自己的原石,放在一旁。

牛鴻運看到他們出來,嘲諷說道:

“吳老闆、秦小姐,就算你們現在給他惡補賭石知識也無濟於事,臨時抱佛腳,在咱們這行可是行不通的,賭石靠的是經驗的積累,初學者,就讓他交點學費,讓我們好好教他做人,讓他以後不要那麼狂。”

看向葉凡,嘴角冷笑,說道:

“你有多少個十億,今夜就讓你輸得連褲衩都不剩,成為你醫生的陰影。”

葉凡看了他們倆選中的原石,伸手觸摸一下,稍微感應,便知道兩人選中的原石中蘊含的裴翠處於什麼級彆。

兩人都是黃陽綠,不過純度來看,魏星洲的稍微強一些。

葉凡嘴角一揚,走向原石堆,雙手開始觸摸。

這裡麵很多原石都是比較低級的,大多數都是豆綠翡翠,他們能找到黃陽綠已經很不錯了。

“嗯?”

突然觸碰到一個帝王綠。

二話不說,拿出來。

“我選好了。”

速度很快,不到五分鐘。

大家都有些驚愕,走過去看他的原石。

“這麼快?”

大家都詫異了。

走過去觀看,仔細觀察,不由得露出了冷笑。

“葉醫生,你這是隨手撿起來的吧,你會不會鑒寶呀!”牛鴻運冷笑,看著他的玉石,說道:

“鑒寶最重要的是觀察原石上的透光度、裂紋紋路,光澤度、淨度等等,你連手電筒都不用,你能看出什麼。”

魏星洲也是冷笑連連,說道:

“管他那麼多,今晚將會是他一生的噩夢,一刀窮一刀富,如果他有膽量在這裡跟咱們賭下去,他會傾家蕩產,甚至命喪黃泉。”

兩位專業鑒寶師都這麼肯定。

伊莎小姐也隻是看了一眼,雖然她不是專業的,但她相信專業,這麼多年在這個圈子裡混,也見識過很多極品原石,耳濡目染,絕對不長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