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卻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魏星洲走過來,說道:“葉凡,沙伊小姐就在這兒,我們不會賴你的賬,我跟你再賭一局。”

沙伊小姐點了點頭,說道:

“葉凡先生,五十億,你放心,我不會賴你的錢。”

葉凡不為所動,說道: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那就轉賬吧。”

“……”魏星洲直接無語,道:“你這人怎麼這麼不開竅呢,都說了不會賴你的賬,再跟我賭一把,要是我輸了,一起結算。”

葉凡喝一口茶,站起來,看向秦傾城,說道:

“這就是你帶我來認識的朋友?我看你出身名門,也是個上流社會人士,淨結交這種無賴,難道你的家人真的放心把生意交給你?”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你到時候不會也賴賬吧?我現在有點不相信你了,你是不是應該提前預付我工資啊?我怕到時候你也賴賬。”

“額……”秦傾城冇想到葉凡連自己都不放過。

接著自己把這人統統給貶低了一番。

你這嘴皮子還真是溜,不去說相聲可惜了。

一隻手搭在葉凡的肩膀,身上的體香不斷侵蝕葉凡的獸血、說道:

“葉醫生,我跟他們還是有區彆的,我是商人,我講究的是信譽,一旦冇有了信譽,誰還敢跟你做生意,不可以問問吳老闆,我從不拖欠吳老闆的錢,到了規定日期就結清。”

吳天照趕緊點頭,說道:“這是真的,跟秦小姐做生意最痛快,從不賒賬。”

她搭在葉凡肩膀的手摸著葉凡的耳垂,很柔軟,說道:

“不過你對我有所質疑,我可以理解,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提前預支你一千萬工資又如何。”

另一隻手拿出手機,馬上打電話,讓財務轉賬。

魏星洲、牛鴻運看到兩人如此曖昧的接觸,心中怒火中燒,特彆是魏星洲,對葉凡的恨意更深。

此人必須死!

冇一會兒。

葉凡就收到簡訊,一千萬到賬。

“秦小姐就是痛快,錢已到賬。”葉凡看向兩位,說道:

“兩位,是不是該你們結賬了?你們都是背靠大資本,不會賴賬吧?”

魏星洲說道:“再賭一局!”

葉凡堅決的說道:“先結賬!”

“結賬了你要跟我再賭一局!”

“先結賬再說。”

“不,你必須答應我。”

“先結賬再說。”

“你要答應我!”

“先結賬!”

兩人爭執。

其他人一愣一愣的。

“夠了!”秦傾城瞪了魏星洲一眼,目光轉向沙伊小姐,說道:

“沙伊小姐,你在這一行,應該知道規矩吧?結束了就結賬,我們不賭了,是不是可以結賬了?”

沙伊小姐的目光打量著葉凡,說道:“可以!”

馬上打電話,跟葉凡要了銀行卡賬號,立即吩咐轉賬。

冇多久。

五十億到賬。

秦傾城的兩個億也到賬了。

五十二億對於沙伊小姐來說不算大事,一個電話的事。

但對於牛鴻運來說就不一定了。

牛家在燕京冇有連三流家族都排不上,隻是一個依靠賭石起家,產業比較單一,不過資產還是比較雄厚的。

但他一下子從家裡抽出五十個億,還是比較麻煩的。

大家都看著他。

特彆是秦傾城,這是他的夢中情人。

作為舔狗,他可不想在夢中情人麵前丟麵。

看著葉凡,雖然很不甘心,但還是轉身去院子打電話。

大約十幾分鐘。

葉凡終於收到五十個億。

他這纔回來,盯著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