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我已經結清了,咱們是不是可以再來一局?”

葉凡轉身,走向大門的方向,說道:

“傻子纔跟你們賭,下注時各個裝大款,結賬時,扭扭捏捏像個大姑娘,老子不跟你們玩了,回家睡覺。”

“……”

這操作……

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

誰都猜不到他的下一個動作是什麼。

“傾城,他……他怎麼能這樣啊!”魏星洲直接無語,葉凡的步伐越來越快。

“葉凡,你給我站住,你要跟我再賭一局!”牛鴻運大叫,氣得跺腳,剛剛還跟家人保證,一定會賺回來的。

秦傾城看著大家一臉懵的表情,兩手一攤,說道:

“我們隻是合作關係,在玉石這一樣也冇什麼合作,我乾涉不了他的任何決定,本來還想跟你們一起吃飯來著,看來吃不成了,改天我請你們。”

吳天照說道:“秦小姐,聚寶樓的拍賣會,他會去嗎?”

秦傾城也轉身追上葉凡,道:“我儘量讓他去。”

“葉凡,你等等我……”

踩著高跟鞋,快速追上去。

留下這些人有些發懵。

“哼!”牛鴻運不甘心的哼了一聲,回家都不知道怎麼交代。

魏星洲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彆著急,一個小醫生靠運氣而已,咱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我看他很不爽,居然對傾城上手了,我會讓他知道惹怒我的後果。”

牛鴻運點了點頭,說道:“我跟你一起。”

沙伊小姐並未說話,陷入了沉思,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葉醫生,還在生氣啊!”秦傾城開車,轉頭看了一眼葉凡。

葉凡慵懶的說道:“我生啥氣啊,他們不給錢,後果自負,我用得著生氣嗎?”

秦傾城笑了笑,說道:“剛纔我還想給你點什麼補償呢,錢你也不缺,想來想去,還想說要不帶你去酒店快活一下,既然你不生氣就算了,咱們吃飯去?”

“……”葉凡竟然有一丟丟後悔,應該說自己生氣。

兩人來到飯店。

點了幾個菜,秦傾城又開始挑逗葉凡。

“葉醫生,你說武者在床上的戰鬥力會不會比世俗之人更持久、更猛烈啊?”

“……”葉凡直接無語,這女人又開始說這種露骨的話題了。

“哦對了,你還是處男,我不該問你這樣的問題,因為你也不知道。”

“……”

暴擊啊!

葉凡的心靈受到了猛烈的暴擊。

處男就該被鄙視嗎?

“葉醫生,你要不要跟我試試?我也想知道武者的戰鬥力。”

“我……”葉凡看著她。

隻見她輕咬嘴唇、拋個媚眼過來,性感、魅惑、身體往前傾、胸前的事業線露出一大截。

又是**裸的誘惑。

弄得葉凡獸血沸騰,快要流鼻血了。

渾身燥熱。

趕緊喝一口冰水壓壓驚、調動體內氣息冷靜下來,儘量不看她。

這女人簡直要人命。

“葉醫生,你流鼻血了。”

葉凡趕緊擦拭,卻發現並冇有。

“咯咯咯……”

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男人真是太好玩了。

葉凡有點尷尬。

自己能言善辯,卻總是被這女人搞得接連尷尬。

自己的那些理論在她麵前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這女人是上天安排過來降伏自己的嗎?

“不逗你了。”秦傾城坐直起來,品了一口紅酒,說道:

“你覺得沙伊小姐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就是她人怎麼樣?”

“你要乾嘛?想要撮合我和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