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姨子替自己頂罪。

葉凡馬上給蘇利群打電話過去。

電話一接通,那邊就馬上認錯。

“葉醫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我錯了,我錯了,我找不到明月……回去,我認您處置!”

蘇利群和孫思瑩還在尋找,並且通知了家族的人,派出大批人前來尋找,請求供奉出手相助。

可一直到現在都冇有線索。

“你在原地等我,我馬上就到了。”

車已經到了郊外。

秦傾城看著他著急的樣子,說道:

“我覺得孫利群應該是無辜的,他之前的改變也是最好的證明,孫思瑩值得懷疑,孫家是二流家族之一,可能鐘家求上門了。”

孫家剛有蕭家介紹,和自己的老婆認識,孫思瑩應該不敢得罪自己。

葉凡看向窗外,皓月當空、整片大地彷彿穿上了銀裝。

這附近的山峰連綿不斷,盤山公路極多、貫穿在大量的山峰群間,夜深人靜,也冇什麼車輛。

“這一片有冇有監控?”

秦傾城說道:“這裡屬於外郊區,極少監控,就是路上有一兩個監控,不過選擇出手的人應該知道躲避,畢竟也就幾個監控而已。”

撲通!

蘇利群直接跪下。

身上、臉上都是臟兮兮的,身邊還有幾個家族保鏢。

“葉醫生,我認錯,我不該帶明月來參加什麼賽車活動,我任您處置,但能不能求您留我一條命啊!”

葉凡看著他,一身冷意,問道:“孫家那人呢?”

蘇利群說道:“她帶著家族的保鏢正在山裡找人,我喊她過來。”

馬上打電話給孫思瑩。

冇多久。

孫思瑩帶著幾個保鏢過來了。

“葉醫生,我……對不起,我冇保護好明月。”

葉凡看著兩人誠懇認錯的態度,說道:

“你先起來。”

“冇事,我習慣跪著。”蘇利群不敢站起來,等到回家,家族還不知道怎麼懲罰他呢。

蘇家的人都知道葉凡的軟肋是楚家兩姐妹。

如今楚明月被他們帶出來,被武者襲擊,生死不明。

“我問你們,是誰出主意,要來這裡的?”秦傾城開口說話,此刻的她冇有性感風,聲音也冇有嬌滴滴,很嚴肅,盯著兩人。

“是田浩炎第一個提出來的,其他人也表示同意。”蘇利群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

“對,一定是他的陰謀,葉醫生在南山彆墅一戰,滅了田家所有的供奉,他這是在報複,我怎麼就冇想到呢,一定是他。”

秦傾城看向葉凡,說道:

“就算是田家,但田家的供奉已經全死了,就算重新聘請供奉,也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內聘請到,所以應該還有其他家族的人合謀。”

葉凡說道:“你明知道我和田家的關係,這裡有田家人在,你為何不阻止?”

“我……我阻止了,可我阻止不了。”蘇利群很著急的說道:

“我當時就說不來這裡了,可你明月說自己想來,還說我可以不去,但她必須去,還偷偷告訴我,她是武者了,一定要虐那些專業賽車手。”

葉凡能想象那個畫麵。

小姨子囂張跋扈、愛表現自己、確實能說出這樣的話、做出這樣的事。

成為武者更讓她有囂張的資本。

“出手的那些武者,你們認不認識?屬於哪個家族的?”

蘇利群看向孫思瑩,說道:“我不認識,她騎車很快,我被甩身後了,是明月打電話過來說她遭遇武者伏擊。”

孫思瑩說道:“我們趕過去她那兒時,發現確實有打鬥過的痕跡,還有她的手機被打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