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抬頭看上去。

足足有三十多米的高度。

明月應該是跳下來了。

掏出手機,給洪慶打電話。

“你們順著這條河流往下找,明月應該跳下來了。”

掛了電話。

葉凡馬上撥通另一個號碼。

“我需要你們,現在過來,我發定位給你,速度要快,關乎人命!”

月光撫照下,秋天枯黃的樹葉披上銀色的妝容。

地上雜草都變得有些稀少。

一隻野狼綠幽幽的眼睛掃視,聞著某種味道走在河邊走。

終於在河邊停下,看到地上的血跡,伸出猩紅的舌頭開始舔,順著血跡一路添過去,舔的很乾淨。

越添越興奮,來到一處懸崖洞穴處。

牠抬頭,看向洞穴內。

一路添進去。

心裡盤算,今晚估計可以飽餐一頓了。

進入三百米左右,終於看到了一位受傷的人類,渾身是血、臟兮兮的,喘著粗氣,臉色蒼白。

一頭長髮都已經沾滿了血跡和泥土。

“嗷……”

興奮的叫了一聲,咧著一排鋒利的牙齒。

“喂,你……你彆過來,我可是武者……”

受傷之人便是楚明月。

她被河流衝到下遊,好不容易爬上岸邊,拚儘最後一絲力氣奔走。

終於找到這一處洞穴。

使勁的往裡麵爬,本以為安全了,冇想到居然引來一匹野狼。

身體多處骨頭斷裂,五臟六腑受到嚴重創傷,想要移動都艱難,現在還要對付這匹野狼,她心裡苦。

隻能言語威脅。

可野狼聽不懂人言。

“你彆過來啊……我很厲害的……”

拿起邊上的石頭,朝著野狼扔過去,顯得有氣無力。

“嗷嗚……”

野狼突然奔騰過去,張開大嘴,鋒利的獠牙帶有血跡,渾身毛髮炸立起來。

“姐夫……你在哪裡啊!”

“站住!”

求救無門。

發出一聲怒吼,強行運轉體內真氣,渾身爆發出一股震懾力,凶狠狠的盯著野狼。

確實把野狼震懾住了。

來了個急刹車!

終於鬆了一口氣。

野狼有些恐懼、但麵對眼前的食物卻又不甘心放棄。

轉頭,看向外麵,抬頭。

“壞了!”

楚明月忍著身上的劇痛,痛得她齜牙咧嘴,但她如果不阻止眼前這一幕,她將會被狼群分屍。

直接撲上去。

運轉體內真氣,速度極快,野狼冇來得及反應,就被她狠狠的壓在身下,左手扣住野狼的脖子。

狼是群居動物,剛纔牠要呼喊同伴過來。

絕對不可以。

“啊……”

楚明月疼得發出慘叫,不斷在洞穴內迴盪。

身上又多了散出骨折。

從未感受過這樣的痛苦,難以承受。

不過好在精準的扣住野狼的脖子。

右手已經被廢,隻能用左手。

拚儘最後一絲力氣,運轉體內真氣,任由野狼的利爪在地上掙紮,她絕對不會鬆手。

求生的**讓她不留餘力。

終於!

身下的野狼不再動彈。

她鬆開手,摸了一下野狼的脖子,冇有了呼吸。

鬆了一口氣。

自己也昏睡過去了。

不過她冇睡多久,一個小時後便醒過來。

身邊的野狼屍體已經僵硬,自己的精力又恢複了一些。

但渾身劇痛依舊在。

“奶奶的,等本大小姐出去了,定會找你們那些混蛋算賬,帶上我姐夫,我要滅了你們這群王八蛋。”

眼眸出現厲色,說話都是奶凶奶凶的。

“手機也冇了,又走不出去,我不會被餓死在這裡吧?”

“嗚嗚嗚,我還冇有過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