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麵對蕭博文的施壓,他不得不屈服。

蕭博文頗為滿意的看了看,說道:

“杜家、我給你一天時間,我不希望今晚十二點之後還看到杜家,魯德望,這件事你能不能辦到?”

魯德望還能說不嗎?

他不敢說!

“明白,我安排!”

蕭博文把名單放在桌子上,說道:

“這裡有高家、田家、章家、這些家族的人,今天之內,你們一併處理了,這幾個親自動手的人,我來處理。”

“是!”魯德望點頭。

就在這時!

管家在門口張望,不敢打擾裡麵。

“進來說話。”蕭博文發話,管家纔敢進來。

“外麵來了三個人,天醫館的葉凡和秦家秦傾城,還有一個不認識,說要見魯總。”

魯德望看向蕭博文,這裡雖然是魯家彆墅,但他做不了主。

蕭博文說道:“讓他們進來!”

葉凡和秦傾城走進去,洪慶跟在後麵,三人身上還是有些臟兮兮的。

魯家眾人看著三人走進來,冇有一個人說話,全都在看蕭博文的臉色行事。

蕭家為了楚明月出動家主,說明葉凡和蕭家肯定是有關係的,這是他們之前尚未查到的隱藏關係。

蕭博文站起來,嚴肅的臉龐露出笑容,充滿熱情,親自走出去迎接,道:

“葉醫生,你到了,來,裡麵坐,坐!”

看到這一幕。

魯家的人驚呆了。

剛剛還高高在上的蕭總,見到葉凡卻如此熱情,還讓葉凡坐在他剛剛的位置上。

看來葉凡和蕭家的關係很不一般。

不僅魯家的人詫異,秦傾城也很詫異。

冇想到葉凡的背景居然是三大家族之一的蕭家。

蕭家在燕京涉足軍政商三界,有著絕對的實力,在舞蹈世界的實力也不俗,帶有一定的神秘色彩。

能夠站在頂流的三大家族之列,冇有一個家族是善茬,都是神秘而強大的存在。

看到蕭博文對葉凡的態度,對葉凡的好奇越來越濃烈。

葉凡也是毫不客氣,坐下,目光掃視魯家諸人,說道:

“蕭總,你問出什麼來了?”

蕭博文說道:“葉醫生,你叫我小文就行,不然我老爸知道了又得罵我。”

小文……

旁人直接懵了!

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直呼姓名已經是大不敬,蕭博文居然讓葉凡喊小文。

這是家族長輩纔有資格喊的昵稱。

這葉凡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蕭博文絲毫不在乎其他人怪異的目光,指著名單,說道:

“這是參與這次行動的人員名單。”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怎麼處理?”

蕭博文說道:“世俗之人交由魯家去處理,武者,我來處理。”

葉凡看了一眼魯純陽,說道:

“誰處理他?”

魯純陽心涼半截,後退幾步,跪都跪不穩,後麵的人攙扶著。

“葉凡,我魯家會對你做出賠償,你想要什麼,我們都可以給你。”一位年輕人突然開口,攙扶著魯純陽。

魯家眾人頓時一驚。

這種時候你出什麼風頭啊。

還未等葉凡說話,蕭博文冷冽的臉看過來,說道:

“你自己找個地方自殺吧,彆讓我出手,不然你冇有全屍。”

“我不服!”年輕人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大聲說道:

“我們家族每年都進貢大量利潤給你蕭家,你們憑什麼對我們?我不服!”

“我們是做錯了事,但我們願意賠償,我們願意道歉,難道就因為你們蕭家強大就可以隨意擺佈我們嗎?我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