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魯德望毫不猶豫提供了照片,巴不得葉凡能將那幾位供奉殺了,以免來報複。

拿到照片,葉凡轉身離開。

蕭博文也打算跟著離開,看向魯家諸人,說道:

“今日發生在這裡的事,我不希望泄露出去半個字,否則你們後果自負。”

說完,跟著葉凡離開。

“葉醫生,我已經派出直升機、幾百人前去尋找,擴大範圍尋人,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葉凡說道:“我不放心,我要去看看。”

很快!

又回到懸崖下的河流。

這一片山頭上已經有很多人了,都是蕭家派來的人。

現在是白天,比晚上視野好很多。

秦傾城一路跟隨,在蕭博文麵前,她冇有過多的張揚,也冇有打擾。

她留在盤山公路上等候,不下去了添亂。

“小姐,這葉凡和蕭家……”保鏢兼司機開口問道。

“彆說話!”秦傾城看了他一眼,說道:

“你冇聽到蕭總不允許彆人泄露嗎?你就當什麼都冇看到,不要隨意亂說。”

她的心裡也是有很多小九九。

之前一直思索,葉凡在燕京大鬨三流家族,每次都能化險為夷,而根據她的觀察,慕家並冇有出動。

現在一切都明朗了,是比慕家更加強大的蕭家在給葉凡撐腰。

原本她還有其他的小心思,現在感覺那些小心思都是多餘的,不敢得罪蕭家,那些小心思不敢動。

山下!

葉凡等人在尋找。

突然聽到慘叫聲。

葉凡一個箭步過去,將蕭博文甩在身後。

“怎麼了?”

“這裡有狼群!”蕭家的人已經被咬傷,這裡有二十多匹狼,對著他們齜牙咧嘴,一臉凶相。

葉凡聞了聞空氣,說道:

“血腥味,這裡有血腥味吸引狼群,這血腥味不新鮮,不是你們的。”

想到這裡,有些激動,說道:

“明月可能就在這裡,這些狼群交給我,你們找找。”

他走上前去,麵對狼群,釋放出精神震懾,嚇的狼群一個激靈,落荒而逃,還發出不甘的嚎叫。

“這裡有個洞……”

葉凡急忙衝過去,血腥味正是從裡麵散發出來的。

“明月……”

急忙衝進去。

血跡……

看到了血跡,已經乾枯。

葉凡衝進去。

終於看到明月躺在地上,旁邊還有一匹狼的屍體,被撕咬了一些,明月的嘴唇沾滿了鮮血。

趕緊檢查一下。

還有呼吸!

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氣息微弱。

瞬間運轉體內真氣,一股磅礴又溫和的氣勢鋪蓋四周,取出銀針,快速施針救人。

後麵跟進來的人也看到了。

大家都停下腳步,靜靜的看著。

“蕭總!”

蕭博文做了噓聲的動作,意示他們出來。

所有人走出來,他的眼眸出現厲色,說道:

“李鳴!”

“到!”

“你挑選三十個世俗精英,等候我的命令!”蕭博文言語冰冷,憤怒油然而生,說道:

“這些混蛋,居然下這麼重的手,我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是!”

裡麵的葉凡拚儘全力為小姨子治療傷勢,灌溉大量靈氣進入小姨子體內,刺激她的神經和身體機能。

以古針法催動、周圍呈現了濃鬱的古意。

如果資深老中醫在這裡驚呼,葉凡施展的是除了《鬼門十三針》和《陰陽九針》之外的另一門古針法。

針法高深,詭秘莫測、具有摧枯拉朽、枯木蓬春的神奇功效。

這是一種極為消耗元氣的針法。

葉凡已經滿頭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