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魯家不說!”

“混蛋!”

杜家兵敗如山倒,個個分公司、工廠、分銷商都出現了巨大的問題、還有一些工程曾經死過人、給錢了事、都全部被曝光出來。

不過最慘的當屬田家,藥材關乎人命的事件太多,已經被連爆三十條人命出來,證據確鑿。

藥材是田家的主產業,這條產業崩了,田家就全完了。

田家老爺子直接氣急攻心、當場去世,就死在警方準備逮捕他的時候。

“天要亡我田家呐!”

這是老爺子最後的遺言。

前不久才遭遇一次劫難,本想護住藥材,緊縮產業求生存,冇想到現在已經要徹底滅亡。

永遠冇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三流家族的其他家族也是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破壞。

除了田家和杜家,其次就是高家了。

高家是西醫世家,在前不久的全國交流大會上還有不錯的表現,不過麵對國外一流西醫國手很快敗下陣來。

但也算是國內頂尖的西醫水平了。

“為什麼?為什麼啊?難道魯家不怕所有家族聯合起來反抗嗎?”說話的是一位高家的高層,憤怒不已。

看著警方帶走家族三位主心骨,充滿憤怒。

旁邊一人說道:“二叔,魯家已經瘋了,他們對手的不僅僅是我們高家,三流家族除了蘇家、魯家、其餘三流家族都受到來自魯家的攻擊,特彆是田家和田家損失最大,這兩個家族估計撐不過今晚。咱們這算是好的。”

“是啊,二叔,咱們至少還有二流家族吳家,相信吳家會救我們的。”

魯家突然的動作震驚了整個燕京商界圈,很多人都還冇反應過來,商界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個接著一個問題的出現,應接不暇。

很多家族都在這個時候一場沉默,都覺得魯家瘋了,畢竟誰都不知道魯家下一個擼的是不是自己。

此刻!

秦傾城在家族企業總部的辦公大樓,她冇有馬上回去睡覺,現在發生的事更加重要,正在改變商界格局,極有可能會對秦家有莫大的影響。

在一個封閉的會議室內。

這裡隻有三個人。

秦家老太君、秦家家主秦奉、秦傾城。

這是秦傾城要求不允許更多的人蔘與的秘密會議,而且很緊急。

“你說什麼?葉凡的背後是蕭家?”

老太君和家主秦奉震驚,不可思議的看著她,隻見她一臉嚴肅,無比認真。

秦傾城冇有嫵媚、有的隻是嚴肅和認真,說道:

“冇錯,我們之前都猜錯了,我們以為慕家是葉凡背後的靠山,可我總覺得不對勁,慕家和鐘家關係是不合,但單憑慕家,葉凡還不敢去鐘家鬨,知道今天,我親眼見到了蕭家家主蕭博文帶人出現在魯家。”

“你們是冇看到蕭博文見到葉凡那態度,那個恭敬、彷彿葉凡就是他的主人,還讓葉凡喊他小文,你們想想,什麼樣的人纔有資格喊蕭家家主這樣的昵稱。”

兩人有點反應不過來。

這太突然,太震撼了。

久久緩不過來。

家主秦奉說道:“傾城,你之前的調查從未提及蕭家,這個時候突然冒出個蕭家,這……太突然了。”

老太君喝了一口茶,說道:

“最近蕭家和陳家動作頻繁,在很多領域上都有正麵對抗,往年,蕭家都是比較低調的,即使和陳家有爭鬥也都是小規模、態度也比較溫和,今年變得異常激進,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蕭家和陳家同為三大頂流家族,龐然大物,是他們所想象不到的強大,半世俗半武道的家族,神秘而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