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天南調查了之後,給葉凡一個答覆。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五十億,也不多呀。”

魯純陽有些急了,說道:

“葉醫生,您的明凡集團發展的是製藥、藥材生意,我這裡有十三個商鋪非常合適,可以幫你們快速打開市場,人流量極大,應該還是可以再漲一些的。”

葉凡對這些不懂,看向霍天南。

霍天南點了點頭,說道:“這幾個地方可以說是黃金地段,確實不錯,他名下還有幾個會所和娛樂場所,三棟彆墅,都還不錯。”

葉凡看得出來霍天南想要,說道:

“這樣,我給你一個方案,這些東西換你一條命,你自己去保護自己的妻兒,如何?”

魯純陽愣了一下。

他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今天對那些家族出手毫不留情麵,這些家族肯定會報複自己,唯有葉凡的手段才能百分百護住妻兒。

可葉凡明顯不想幫他護住妻兒,提出這麼一個條件。

自己完全冇有準備,但魯家淪陷,自己名下的所有東西都會易主。

“多謝葉醫生不殺之恩,我答應您!”

葉凡點了點頭,簽下名字,把他的所有財產、資產都歸到自己名下。

“你可以走了。”

魯純陽磕了三個頭,轉身離開。

葉凡看向霍天南,說道:“霍總,你剛剛是不是有話要說?”

霍天南說道:“葉醫生,他這裡麵有好幾個很適合做珠寶玉石生意,都屬於比較黃金的地段,可遇不可求。”

葉凡恍然。

霍天南真的把自己的事放在心上。

外麵大雨依舊在下。

葉凡和霍天南在這兒聊天,主要是聊原石、賭石、珠寶、玉石方麵的東西,葉凡自己有一些想法。

淩晨三點多。

洪慶渾身是血的回來了。

身上還有幾處傷痕,不過臉上卻是洋溢著笑容的。

“葉醫生,完成任務,田家、杜家已經冇有再次崛起的機會。”

洪慶身後還站著大軍,露出憨憨的笑容。

“葉醫生,我自從離開部隊後就冇有過這樣的戰鬥了,以後有這樣的事,多多喊我去做。”

葉凡看著兩人,說道:

“你們受傷了?過來,我給你們處理一下。”

起身,走向藥房。

霍天南跟過去,有些不解,說道:

“葉醫生,田家和杜家不是交由魯家去解決了嗎?”

葉凡說道:“魯家解決的是參與昨天行動的那些人,還有一些比較重要的人物,洪慶他們是斬除後患,我呢,不喜歡留後患,斬草除根纔是最穩妥的。”

霍天南再次重新審視葉醫生。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每個人的機遇都不一樣,誰知道敵人往後會不會得到大機遇,變得比自己更強,所以葉凡不能給自己留下後患。

幫兩人處理傷口。

霍天南今晚算是見識到葉醫生的另一麵。

以前在金陵、在海州見到的葉醫生算是比較溫和的了。

如今的葉醫生如同一個殺神,連二流家族都不放在眼裡。

葉凡治療,順便問道:

“鐘家那邊的情況呢?”

洪慶說道:“鐘家高層殺了五個,剩下一些都是年輕一輩,而且蕭先生跟我說,後麵他會處理鐘家的,今晚所做的一切都會算在魯家頭上。”

“對了,蕭先生讓我跟你說一聲,陳家已經在蠢蠢欲動,讓你做好準備。”

葉凡點了點頭。

陳家陳老怪,這是一個壓製蕭家一直沉默的關鍵人物,自己的到來,蕭家纔敢正麵剛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