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白了。”葉凡點了點頭。

回頭看了一眼,慕蓉蓉的車緊隨其後。

秦傾城說道:“我給你說一下拍賣會的東西吧,主要是一些文物拍賣、也會有原石拍賣,極品翡翠、基本都是價值很高的東西。不過也可能會有一些人惡意炒作,你要注意了。”

“我特彆關注到這次拍賣會有一個壓軸作品——太極蘊,據說是天師府的高人煉祭的寶物,佩戴在身上可以保人一命,相當於多了一條命。”

葉凡有點興趣了。

天師府主修術法,在武道界頗有名氣,他們弄出來的玩意兒,應該不會差,自己也和天師府的人打了好幾次交道。

在術法方麵確實不錯。

兩人聊著。

來到了一條古香古色的街道,兩旁都是古建築、彷彿置身古代,不過到處都是小轎車有顯得有點現代化。

車子很快停下。

下車,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古代閣樓模樣的建築,有七八層高,掛著燈籠。

旁邊停了很多豪車,來這裡的非富即貴。

身穿旗袍的小姐姐當迎賓小姐,看到秦傾城過來,很熱情的迎上來,引領進去。

慕蓉蓉也是跟著葉凡他們走。

“冇想到慕醫生也來了,真是稀客。”迎賓小姐有些詫異。

往年的拍賣會,慕蓉蓉從未出現過,似乎對這塊並不感興趣。

一路走進去。

越來越多的人跟秦傾城打招呼,她是這裡的常客,在古玩行業是有一定名氣的。

珠寶玉石隻是秦家的產業之一,各種古玩也是他們的經營範圍,這個圈子的人她基本都認識。

“葉凡,我們又見麵了。”

牛鴻運也來了,他的身旁還有幾個人,都比他年長。

一位中年男子看著葉凡,眉宇間有一縷寒氣,說道:

“你就是輸給他?”

牛鴻運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三伯,就是他,天醫館的醫生葉凡。”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說道:

“輸給一個外行,丟人。”

說完,快速走進去。

葉凡看著他們走進去,令他特彆關注的不是說話的中年男人,而是另一個更加年長的老頭。

秦傾城看他的表情,說道:

“這幾人屬於同一脈的,剛剛說話的那位是牛鴻運的三伯牛吉星,另一個是牛鴻運的師父胡重,燕京第一鑒寶師,名頭很響,在原石界名聲很大,可以說是金口斷金,據說從未試過手。”

葉凡點了點頭,原來是他!

很快找到了對應的位置坐下。

在這裡,葉凡看到了一個熟人——彭必勝。

當初有過一麵之緣,對此人冇什麼好感。

“秦小姐,你們來了。”彭必勝還挺熱情的打招呼。

秦傾城直接無視他,招待葉凡坐下。

這裡還有秦家兩個人,以及彭家的兩人,葉凡等人坐下之後,旁邊還有一個空位。

顯然還有人冇到。

“這個視角最好。”秦傾城看向上麵的舞台,燈光明亮,正前方,說道:

“你要是看上了,直接舉起旁邊的牌子就行。”

葉凡目光掃視,這裡大多數人都不認識,不過有不少武者和術法者在其中,這些人基本都是和世俗家族在一塊的。

彭家的旁邊也有一位術法者,他注意到葉凡,看了一眼,眼光不是很友善,但葉凡直接無視,也感覺倒有幾分莫名其妙。

秦傾城看向旁邊的幾人開始介紹起來,說道:

“這位是我三叔,秦勇,這位是原石鑒寶師龐陽秋,這位是古玩鑒定師蒙興發,都是各自領域的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