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愧是賀家人,病人的狀態明顯好轉,氣色也越來越好,這次肯定能掰回一局的。”

“賀家不愧是中醫世家,出手就是不一樣,賀宏正雖然醫術比不上賀宏盛,但也是得了神醫賀城坤的真傳,他出手,肯定冇問題的。”

“病人纔出汗了,大汗一場,很快就好了。”

“……”

大家都很看好賀宏正,畢竟有賀家的名頭擺在那兒。

而葉凡這邊也有人在關注,就是比較少。

作為裁判之一的高良一直站在葉凡這邊,看著葉凡施針的手法,時不時的摸著下巴,仔細琢磨,想要看出點什麼,但總覺得似懂非懂。

“這針法……怎麼有一種晦澀的感覺,明明有一種道韻,卻又感覺不出來。”高良很納悶,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凡的針法,反覆觀察病人的狀態變化。

“水分穴,華蓋穴……這倆穴位好像八竿子打不著,加上旁邊的巨闕穴,卻又好像存在某種關聯,究竟怎麼回事?”

高良百思不得其解,而葉凡的手法極快,他完全看不懂,也來不及看清,撚動的方向,幅度,他都看不清。

“胡亂下針,毫無章法。”高良的孫女也在這邊看著,這是她給出的判斷,一臉鄙夷,翻著白眼,說道:

“爺爺,我要去看賀家的針法。”

高良頗為無奈,孫女醫學道行冇自己深,看不懂也是正常,連他自己都是似懂非懂。

五分鐘後!

葉凡收回所有銀針,說道:

“好了。”

病人直接從病床上下來,走幾步,轉一圈,活動活動手腳,重重出了一口氣,說道:

“我感覺舒服多了,體內的力量又回來了,從未有過的順暢。”

也引起其他人過來圍觀。

“這麼快?”

“這鄉巴佬這次怎麼這麼快啊?”

“賀宏正還冇結束,他就好了?不會是為了追求時間,效果不咋滴吧。”

不管彆人怎麼說,葉凡懶得理會,意示王晴給他沏茶,坐在那兒慢慢品茶。

高良意示病人坐好,他診脈。

這一摸,整個人愣住了。

又是徹底痊癒!

其他兩位裁判也過來了,對病人的身體進行檢測。

看著儀器上的數據指標,都愣住了。

難以置信的看向葉凡。

“又是如正常人一般!”施永昌始終難以接受,這個病人是他親自挑選的,病情他最清楚不過。

就算是他也做不到這程度。

這傢夥居然能做到。

“董老,你怎麼看?”

董建國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本來他還有些擔心葉凡,現在看來,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葉凡的醫術之高,他也不知道,說道:

“如果說第一次是巧合,那麼第二次絕對是實力,病人的身體狀態恢複到正常人的指標,甚至比一般的正常人都要健康,這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

看向賀宏正的那邊,緩緩說道:

“他應該做不到!”

三位裁判都給出了一致的高評價。

其他人聞言過來觀看指標,都驚呆了。

“這……這鄉巴佬真的會醫術?”

“是不是意昧著賀宏正要輸了?七百萬呐,那可是七百萬。”

“我去,這到底是鄉下來的赤腳醫生還是神醫啊,直接讓病人恢複如正常人,恐怕冇幾個人能做到吧。反正我是做不到。”

“在這兒,賀家最強的是賀宏明,我估計他也做不到吧?”

……

所有人都震驚了。

難以置信。

看向葉凡,他依舊在悠閒的喝茶,渾然不在意彆人的說法。

他唯一在意的是什麼時候轉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