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質和牛鴻運差不多,就是妥妥的舔狗。

看到秦傾城和葉凡的曖昧舉動,他恨自己怎麼就不是葉凡呢。

“彭必勝,你乾什麼?”秦傾城急忙阻止他,聲音又變得柔軟起來,說道:

“坐下,慕蓉蓉,你是不是很羨慕我呀?你自己內心喜歡葉凡,卻因為自己是個老女人,不敢表達自己的情感,哎,年齡真是個奇妙的東西,人老珠黃、就算保養得再好,終究抵不過歲月的碾壓,這就是老女人的悲哀呀。”

慕蓉蓉氣得胸脯上下起伏、盯著她,恨不得跟她扭打在一塊。

她跟葉凡相處這麼長時間,確實有好感。

在濱江省一起治療瘟疫時,曾表達過自己的情感,不過因為年齡的懸殊,隻能當姐弟。

歲月催人老,她也是冇辦法。

恨自己不能晚幾年出生,恨自己不能跟葉凡同齡。

這是她心中的痛。

現在被秦傾城戳穿,確實很憤怒。

“我就算再老,我也潔身自好,你呢?到處發情,要配種嗎?”

旁邊的人都驚呆了。

在人們的印象中,慕蓉蓉是個斯文、很有素養、不會說臟話的醫生。

看來真的是氣急敗壞了。

兩個女人又吵起來了。

旁邊的人都很驚訝。

兩個都是絕世美女,都喜歡葉凡?

不就是個醫生而已嘛,為了葉凡在公眾場合爭風吃醋,甚至飆臟話,這樣不好吧?

不僅其他人覺得不合時宜,葉凡也覺得很尷尬。

“停!”

伸出雙手,攔住兩人,說道:

“你們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在這種場合吵架,不合適吧?能不能消停會兒?”

兩人冷哼一聲,轉過頭去,誰也不理誰。

就在這時!

舞台上傳來悠揚的歌聲,不算好聽,卻能引起一片轟動,很多人都在歡呼。

葉凡看去。

居然是柳如煙在唱歌。

不愧是當紅花旦,一出場就有人歡呼,多少人眼睛都直了。

“她不是演員嗎?怎麼跑來唱歌啊?”葉凡有點疑惑。

慕蓉蓉說道:“現在娛樂圈的銅臭味最重,隻要給錢,什麼活都接,這裡都是有錢人,主辦方更不缺錢。”

葉凡隻能苦笑。

柳如煙唱歌其實不是很好聽,頂多就是KTV水平,卻贏得全場歡呼。

一曲儘!

終於要正式開始拍賣會。

第一件拍品是唐伯虎的畫。

說是真跡!

葉凡對這種不感興趣,但很多人紛紛舉牌,不斷加價。

這時,葉凡發現柳如煙居然來這裡坐下,就坐在那個空位上。

當她看到葉凡在旁邊時,臉色瞬間就變得蒼白了,還有點顫抖,每次和葉凡見麵都倒黴,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

但她強忍心中的恐懼,裝作若無其事的坐下,儘量不看葉凡。

不過這瞬間的變化還是被秦傾城捕捉到了,說道:

“葉醫生,她好像有點怕你?”

葉凡說道:“他是被我的帥氣傾倒。”

“自戀!”秦傾城翻了翻白眼,隨即舉起旁邊的牌子,喊道:

“五千萬!”

葉凡說道:“你對這畫有興趣?”

“冇興趣,我拿來送人的。”

最終,這幅畫冇有落在秦傾城手中,被吳家的老頭拿走了。

第二件拍品是墨家機關鎖。

主持人介紹了一下,隨即說道:“起拍價,兩百萬。”

“兩百五十萬!”

“三百萬!”

“三百五十萬!”

“……”

源源不斷有人加價。

秦傾城看了葉凡一眼,問道:“之前你有看這個機關鎖,你想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