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還行!”

她馬上舉牌,喊道:“一千萬!”

直接將那些五十萬五十萬加上去的人碾壓了。

一下子安靜下來。

葉凡也有點驚呆。

這娘們不把錢當錢,有錢任性!

最終這個機關鎖被秦傾城所得。

工作人員馬上將機關鎖送過來,她轉手就遞給葉凡,說道:

“送你的!”

葉凡愣了一下,說道:“我想要,我可以自己拍下,你不必這樣。”

“不,就是要這樣,你是我的男人,我就得往死裡寵,隻要想要的,我都給你拿來。”秦傾城很霸道的說著,目光還不忘看嚮慕蓉蓉。

這是一種挑釁。

**裸的挑釁。

還有些小得意。

慕蓉蓉冷哼一聲。

接下來的拍品是一個乾隆曾經用過的酒杯。

最終被人以一千五萬的價格拿走。

這拍賣會的拍品還是蠻多的,不過很多葉凡都冇有興趣。

終於輪到葉凡出價了。

是陰陽尺!

起拍價二十萬。

葉凡舉牌,喊道:“二十一萬。”

結果居然能冇有一個人競拍。

就在主持人喊:“二十一萬一次、二十一萬兩次、二十一萬三……”

“二十二萬!”

有人加價了。

居然是秦傾城!

葉凡一臉無語的看著她,問道:“你乾嘛?”

秦傾城說道:“我送你啊。”

“……”

葉凡覺得這人腦子有坑。

其他人也有些驚呆了。

你們倆本來就是一夥的,還互相競拍。

這是來送錢的吧?

“二十五萬!”

突然!

葉凡的旁邊又響起聲音。

居然是慕蓉蓉。

“你……”

“你想要,我送你!”慕蓉蓉看了一眼秦傾城,充滿了挑釁。

秦傾城也不甘示弱,喊道:

“一百萬!”

慕蓉蓉喊道:“兩百萬!”

“三百萬!”

“四百萬!”

“五……”

“夠了,你們這是乾啥呢!”葉凡喝止倆人。

你們都啥氣啊。

這是白白給人送錢。

本來二十一萬就能拿下的,現在整到四百萬,多了幾十倍,你們錢多是吧。

這看著像是一場鬨劇。

但卻有很多人羨慕。

有兩個女人為自己爭風吃醋,多少男人也想享受這樣的待遇。

“你們都彆說話,這個東西我自己買下來。”葉凡舉起手中的牌子,說道:

“四百萬零一塊!”

兩人不說話了。

但還是互相看不順眼。

最終葉凡拿下來了。

工作人員送過來,葉凡拿在手上,有點激動。

“一把失了靈性的陰陽尺而已。”旁邊的古玩鑒定師蒙興發不屑的說道。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

“陰陽尺,量陰陽、量凶吉、測天象、丈生死、衡陰陽,其中妙處你自然是不懂得。”

“哼,簡直是國際笑話。”蒙興發冷笑,說道:

“這把尺子經過多人之手,都被驗證早已丟失了靈性,原本的功能在歲月中已經被磨滅,現在就是一把廢尺。”

陰陽尺不長、由陰尺和陽尺組成,互相銜接咬合,現在鏽跡斑斑,有點看不出陰陽縫隙,確實看不出特彆之處。

葉凡嘴角一揚,身體散發出一股無形的氣勢,雙手捂住陰陽尺,彷彿有什麼東西溫潤其中。

手一劃!

鏽跡消失,出現了銀白色、鋥亮的尺身,無形中似乎有某種陰陽規律浮現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蒙興發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難以置信!

旁邊的人也都充滿不可思議。

“它……它的靈性還在?這麼濃鬱的靈性……”彭家的那位術法者忍不住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