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爭風吃醋的女人真是可怕。

同時有非常羨慕葉凡。

有兩個美麗的富婆自己爭風吃醋,這不就是男人的幻想嗎?

最終這塊原石被五千萬的價格拍下,歸秦傾城所得。

她得意的看嚮慕蓉蓉。

慕蓉蓉冷笑說道:“就算這塊原石開出極品帝王綠,也不值五千萬。”

秦傾城滿不在乎的說道:“值不值我說了算,藝術品的加工,你懂不懂?再說了,你比不過我的。”

慕蓉蓉氣得臉都漲紅了。

葉凡很無語跟這兩人,說道:

“你們能不能彆再這樣了,咱們三人都變成變戲法的了,大家都看咱們的熱鬨,你們覺得這樣好嗎?”

“我覺得挺好的。”秦傾城本性開放,不在乎世人的眼光,說道:

“愛要大膽表達出來,有什麼不好的,我就是要把你往死裡寵,怎麼樣?被富婆包養的感覺舒服嗎?”

慕蓉蓉白了她一眼,說道:

“愛?你也配說愛?你和葉凡才見過幾次麵啊,你那是愛嗎?我看是濫情、撒種吧。”

秦傾城突然伸出雙手,抱住葉凡的腦袋,將他的臉轉過去,自己的臉快速湊過來,直接親上了。

不過一碰即分,隨後滿臉得意的看嚮慕蓉蓉,說道:

“我就愛了,怎麼著吧?你敢親他嗎?”

葉凡整個人腦袋嗡嗡的。

我的初吻……

就這樣奪走了……

剛剛的輕輕觸碰,完全冇感覺啊,跟書上說的不一樣。

書上說女生的嘴唇軟軟的、就像棉花糖、還有點甜。

可我還冇來得及反應啊。

頓時麵紅耳赤。

慕蓉蓉氣得緊握拳頭,她做不到秦傾城這樣的奔放,大庭廣眾之下親吻,她有羞恥心。

秦傾城看到葉凡的臉色,笑了,說道:

“葉凡,你臉紅了?這不會是你的初吻吧?咯咯咯,我賺到了!居然是你的初吻。”

“不……不是,纔不是呢!”葉凡說話都結巴了,臉更紅了。

殊不知在場多少人羨慕嫉妒恨。

秦傾城的性感嫵媚、熱情奔放、風情萬種、魅惑留情、多少人都想一吻芳澤,居然被葉凡得到了。

而且還是秦傾城主動的。

簡直太氣人了。

“咯咯咯……那你臉紅什麼?”秦傾城伸手摸了摸他的臉,說道:

“還說不是,你的臉燙得都可以煮熟雞蛋了。”

葉凡急忙調整氣息,給自己降溫。

平靜下來。

跟這女人在一塊,自己的腎上腺素就冇平靜過,荷爾蒙總是跌宕起伏,體內獸血不停翻滾。

真怕有一天把她就地正法。

慕蓉蓉抓住他的手,說道:

“葉凡,你不要理她,她這種人不知道有多多少男人了,彆被她騙了。你要記住,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你要守住自己的內心。”

葉凡努力想楚明心、想象她就在自己的身邊,想想她的絕世容顏。

終於靜下來了。

秦傾城舉牌,喊道:“五百萬!”

上麵又是一塊原石。

她看嚮慕蓉蓉,要再次跟她競價。

不過慕蓉蓉並冇有競拍。

葉凡說道:“原石拍到這個價格已經不劃算了。”

秦傾城說道:“你不是跟人賭石了嘛,競拍的過程中,原石歸屬者可以選擇不開原石,到時候就不知道誰輸誰贏,你看看,參與競拍的都是賭石界的人,他們都想得到原石。”

葉凡這才恍然,原來還有這麼種說法,說道:

“這麼說我的九十八號可能會落入其他人手中,而彆人如果選擇不在現場開原石,我就冇法贏他們?賭局就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