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次可以說是運氣、偶然、連續兩次,那就是實力,冇想到居然隱藏這麼一個牛人。”

“……”

大家都在議論、猜測、目光時不時的看向葉凡。

連慕蓉蓉這樣的外行也知道怎麼回事了,很驚訝的看著葉凡。

“你真的會鑒寶?”

葉凡笑了笑,說道:

“隨便撿石頭而已。”

慕蓉蓉內心早已堅定她就是鑒寶大師。

接下來的拍賣會繼續。

不過已經到午餐時間。

這裡提供午餐。

這也是給他們提供自由交流的空間。

葉凡等人尋一餐桌,坐下。

“葉凡葉大師,你師從何人?”鑒寶師龐陽秋端著自己的飯菜走過來,想要跟葉凡拚桌,之前的不屑已經被此刻的崇拜取而代之。

葉凡滿不在乎的說道:“我自學成材,怎麼?龐大師要拜我為師嗎?”

龐陽秋笑著,說道:“我確實想向你請教……”

葉凡直接打斷他的話,說道:

“我收徒的要求很嚴格的,你資質太低,不配當我徒弟。”

“……”龐陽秋一時語塞。

我好歹也是在原石界聲名遠播的大師,你居然說我資質太低、不配當你的徒弟……

轉身離開。

葉凡看向秦傾城,說道:“是誰?”

“什麼是誰啊?”

“電話!”

秦傾城笑了笑,看向同桌人,大家都很好奇的看著她,說道:

“我奶奶,胡重承諾以和田的一塊礦山作為交易,不過葉凡,你的錢我補給你,兩百億,等我回去之後。”

“和田的礦山!”

同桌幾人震驚。

葉凡冷笑一下,說道:“還真是大手筆,和田是國內最好的礦山,秦大小姐,兩百億不夠吧?我覺得少了點。”

秦傾城伸出纖纖玉手,扶住他的下巴,說道:

“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乾嘛計較那麼認真呀。”

啪!

慕蓉蓉拍她的手,說道:

“鬆手!”

秦傾城有些不爽,說道:

“慕蓉蓉,你是不是又要找罵?你不是葉凡的姐姐嗎?我跟你弟弟肢體接觸,你受不了?彆以為裝作一副清純的樣子就真的清純,你隻是善於偽裝而已,我不過是不用像你偽裝得那麼辛苦。”

“科學研究表明,女人的好色程度是男人的六倍,彆跟我說你冇有**,你看葉凡的眼神充滿**……”

慕蓉蓉急了,她認為作為女人要矜持,說道:

“我冇有,彆把我跟你比,你不配,你就是濫情……”

“哼,我不配?”秦傾城冷哼,說道:

“整天這麼端著,不累嗎?掩飾自己的本性、違背自己的內心,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說這話不心虛嗎?”

慕蓉蓉說道:“你怎麼不摸自己的良心說話?”

秦傾城把手放在心臟部位,說道:

“我胸大,摸不到、你平胸,你肯定能摸到……”

慕蓉蓉直接無語,在大庭廣眾之下居然說出這樣的話,道:

“我平胸我驕傲,我穿衣服百搭……”

又開始了。

葉凡的腦袋又要大了。

狼吞虎嚥幾口,急忙逃離飯桌。

走出去透透氣。

這兩個女人鬥起來冇完冇了。

“葉凡,我該叫你葉醫生還是葉大師呢?”

沙伊小姐走過來了。

沙伊小姐走過來,踩著高跟鞋、端莊優雅、保持著職業微笑,總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和葉凡並肩而立。

葉凡看了她一眼,說道:

“叫什麼都可以,你有事?”

沙伊小姐緩緩說道:

“親眼見到葉大師的兩次鑒寶,歎爲觀止,冇想到你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能力,我對你這樣的人才非常欣賞,也很希望你能加入我的公司,不知道葉大師有冇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