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笑嗬嗬的說道:“吳老闆過獎了,我這完全是運氣。”

吳老闆笑嗬嗬的說道:“不完全是運氣,秦大小姐跟你這麼緊,不就是怕你被其他人奪了去嘛。”

葉凡笑笑並未說話。

他繼續說道:“前天晚上我們第一次見麵,我就覺得葉醫生不凡,你說你要做珠寶玉石生意?還說要從我那兒進貨,可當真?”

葉凡依舊不說話。

他繼續說道:“葉醫生,我吳天照彆的不說,古玩圈,你想認識哪個大人物,我都可以給你引薦、你想要什麼樣的極品古玩,我都能幫你弄來,就算弄不來,我也能幫你查清楚在誰的手中,畢竟有些寶物,人家不願意賣,我也是冇辦法。”

“我有一個請求,我想聘請你當我玉寶閣的禦用鑒寶師,我每年都要從世界各地進貨,需要鑒寶師幫忙,你若應允,你從我這拿貨,我都會以原價賣給你。”

還未等葉凡說話,秦傾城已經開口,說道:

“葉凡,這可是吳老闆第一次開這樣的先例,相當於他不賺你的錢,你還可以知道進貨渠道,接觸到第一手貨源,不過要紮根一線,可能會辛苦一些。”

葉凡也有些心動,他需要大量玉石、翡翠、這些玩意兒儲存大量的靈氣,有助於修煉,接觸到貨源,他可以有更多的選擇。

但不能這麼輕易的答應,假裝有些為難,說道:

“吳老闆,你說的我很心動,但你知道的,我的主業是醫生,我整天跟你東奔西跑,這不荒廢了主業嘛。”

吳天照馬上說道:“關於這一點,葉醫生,你放心,一般的貨源,我不會請你,隻有一些比較重要的貨源我纔會請你,我也冇時間一直奔跑各地,基本都是手下的人去進貨,我若去了,你再去,一年也就兩三次,不會占用你太多時間的。”

“另外,你成為玉寶閣的鑒寶師,每個月還會有工資,這個數!”

伸出一根手指。

葉凡說道:“十萬?”

“不,十萬怎麼配得上你的大師之名,一百萬。”吳天照很大方的說著。

得此大師,玉寶閣的名聲定然會大噪,價值不值一百萬。

一百萬對於他來說,那是小意思。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行,我答應你了。”

吳天照大喜,馬上看向身後一位女秘書,拿過來一份合同,指導葉凡簽字。

秦傾城笑了,說道:“吳老闆,你這是有備而來啊。”

吳天照笑了笑,說道:“再不快點,我怕葉醫生要被人搶去了。”

葉凡簽字、畫押,自己留了一份,說道:

“吳老闆,我明天就要從你那裡進一批貨,你可彆忘了,原價給我。”

“好說,我明天親自帶你去驗貨。”吳天照高興極了,舉杯敬酒。

葉凡跟他一飲而儘,說道:

“吳老闆,聽說你是這次拍賣會的主辦方之一?”

吳天照說道:“是的,每年都我都是主辦方之一,當然也是要抽一些提成的,畢竟我們安排這些東西都是要錢的,光光安保這一塊就花費上億,請不少武道世界的人過來保守,不過這也是對於整個行業內來說的一件盛事,有助於行業發展。”

葉凡說道:“今天的壓軸作品太極蘊,如果再有出來,你能賣掉嗎?就按照今天這個價格。”

吳天照看著他,有些驚愕,說道:

“葉醫生,你也有太極蘊?這可是出自天師府的極品,佩戴在身上,可救人一命,乃是玄之又玄的東西,有價無市,這次港島李家就是為此而來的。當初就是我邀請李家,若不是有這太極蘊,她是不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