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你這是病,我給你看看,保證你今晚一覺睡到天大亮,如何?”

“……”陳昇平頗有幾分無奈。

看來明著來是不行了。

隻能說道:“行,那葉大師幫我看看!”

葉凡也隻是假裝號脈,他也是假裝在聽。

兩人都在裝。

末了。

陳昇平離去。

回到武者身邊,無奈說道:

“明叔,這葉凡不上當,隻能來硬的了。”

明叔點了點頭,說道:

“其它人已經到位,佈下陣法,現在得想辦法引他入陣,這是個比較麻煩的事。”

陳昇平思索了一會兒,餘光看向葉凡,說道:

“他並非我們看到這般單純,應該查出我們陳家和鐘家的關係,不輕易單獨出行,但在人多的地方,武道世界的人又不好出手,確實有些難辦。”

明叔眼眸突然一亮,說道:

“陳少,不如從他身邊的人入手,秦家受陳家庇護,我認為秦傾城是個不錯的人選,她跟葉凡表現很親近,應該不會見死不救。”

陳昇平眉頭一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嘴角一揚,說道:

“就這麼辦!”

當即,拿出手機,撥打了個電話。

而在葉凡身邊的秦傾城接了他的電話,還看了他一眼。

很快掛斷。

“葉凡,我去趟洗手間!”

秦傾城轉身離開現場,走向洗手間。

那邊的陳昇平也走去洗手間。

兩人來到殘疾人專用洗手間,反鎖。

秦傾城看著他,說道:“陳少,你找我什麼事啊?非得要來這裡。”

陳昇平看著她性感的打扮、完美的身材,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秦傾城下意識的護住胸前,有幾分警惕。

陳昇平看著她,笑了笑,說道:

“秦傾城,你確實很美、身材很好,連我都有點忍不住了。要不是真的有事,我真想把你就地正法。”

秦傾城的警惕性更高了。

平日裡,她不負責接觸陳家,主要還是負責原石這一塊的生意。

他繼續說道:“今晚,我要葉凡死,需要你幫個忙。”

“什麼?你要葉凡死?”秦傾城一下子脫口而出。

陳昇平看著她,冷笑說道:

“秦傾城,你不會真的愛上葉凡了吧?看你在拍賣會上為他爭風吃醋,你最好想清楚自己的立場,你是秦家人,你秦家受我陳家庇護,做任何事之前,想想自己的家族、自己的親人。”

威脅!

**裸的威脅!

但秦傾城一點辦法都冇有。

陳家想要摧毀秦家,那是分分鐘的事。

如同蕭家摧毀魯家一樣,現在的魯家正在逐步瓦解。

秦傾城很警惕,說道:“陳少,你需要我做什麼?”

陳昇平說道:“百花嶺峽穀,等會兒,你把他帶到那兒去。不過現在有兩個辦法,第一,你自己想辦法誘騙他跟你走,第二,我綁架你,讓他去救你。你在拍賣會上為他爭風吃醋,我想他應該會去救你的吧?”

秦傾城一下子陷入了糾結。

這兩個選擇,無論哪一個,都會讓她和葉凡的關係崩塌,秦家之前製定的計劃都會被破壞。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她知道葉凡可不會那麼傻。

秦家受陳家庇護,陳家人怎麼可能綁架自己,明顯是自導自演。

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她還是不知如何選擇。

陳昇平有些不耐煩,說道:

“秦傾城,什麼意思?這種事還要想嗎?還是說你真的愛上他了?”

“我……我冇有!”秦傾城趕緊否認,說道:

“陳少,葉凡實力非凡,你有把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