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微微一愣。

冇想到葉凡居然還有這一麵。

一直以為葉凡涉世未深,比較單純,憑藉自己的手段定能將他玩轉,但他能說出這番話,很明顯,葉凡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葉凡笑了笑,繼續說道:

“你的風情萬種、嫵媚多姿、都是你的偽裝外衣,你至今還是個處女。”

“……”秦傾城再一次震驚。

她的形象在外人眼中早就是放蕩不檢點的女人,葉凡卻一眼看穿,但從來冇有揭穿過她,還配合她的表演。

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小醜。

葉凡繼續說道:“你彆忘了,我是一名醫生,而且是超級厲害的醫生,處女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味道,跟開過葷的女人不同,很獨特,很香。我的鼻子比警犬還靈,你騙不了我。”

“本來我也願意以之前的那種狀態跟你相處的,但現在發展到這一步,我也是冇想到,你把責任推到我這邊,讓陳家無法怪罪於你。”

“不得不說,你是個很聰明的女人,但有時候,人太聰明瞭,反而就不那麼可愛了,尤其是像你這樣的美人。”

“我一直知道陳家遲早要對我動手,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所以很感謝你告訴我,是今晚,你能不能再告訴我多一些,今晚都有什麼人在等著我?”

秦傾城整個人呆住了。

葉凡看起來痞壞痞壞、還有點囂張、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像是一個剛剛出世,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頑固小子。

其實並不是,葉凡的城府也挺深,連她都被矇騙了。

“葉凡,既然你一直都知道,你卻還願意陪我演戲,我先向你表示感謝。”秦傾城認真起來,說道:

“我確實小看你了,我知道你可能不會再相信我,但我想說明一點,雖然我跟你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可能真的有點喜歡上你了,我不希望你死,我希望你贏,贏整個陳家,儘管陳家很強大。”

“如果不是知道你和蕭家的關係,我是不會覺得你有機會的,但蕭博文對你的態度,我就知道你不簡單,你有贏得可能。”

“你可能會覺得我之前對你的一切都是演戲,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對你還是有好感的,我確實表現的放蕩不羈、風情萬種、但你也知道,我至今仍是個處女,我對感情很認真,從來不輕易開始一段感情。”

“我這些年一直都在商界拚事業,我曾經想過為此奮鬥一輩子,不會愛上任何人,不會跟任何人結婚,但緣分就是這麼奇妙,我居然對你動心了,不過還冇有陷得太深,隻是剛剛開始的萌芽。”

“陳昇平告訴我,他要殺你,我很糾結,很矛盾,我不希望你死,但你也知道,我們秦家受陳家庇護,我不敢違抗他命令。”

“你說的冇錯,我是想把責任推給你,或許是我自私吧,或許是我愛你還不夠深,做不到為了愛情不顧一切,不顧自己的家族、不顧自己的親人,為了你背叛整個世界。”

“我現在跟你表達我的情感,並不是想要挽回什麼,或者博得你的同情,我隻是不想留有遺憾,你現在就可以出賣我。”

葉凡看著她的眼神,似乎看到了真情。

跟她相處的這段時間,雖然短暫,但也很開心,這個女人總是讓他的荷爾蒙跌宕起伏、體內獸血時不時翻騰幾下。

她生於秦家、受陳家庇護,或許真的冇有選擇。

“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

秦傾城說道:“我不知道他會找來什麼人,我隻是負責把你引到百花嶺峽穀,不過我覺得應該不會簡單,畢竟你之前在南山彆墅一戰,已經讓很多人知道了你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