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甩開後麵那輛車!”

司機一直關注到兩人在後排的曖昧、還有大小姐的勁爆話語,不敢說話,心裡卻有不苟的想法,不過聽到大小姐的話,趕緊收斂內心的想法。

瞄了一眼後麵跟著的車,前麵一個紅綠燈,停在可以左轉和直行的道上,綠燈亮起,一腳油門,左轉。

後麵的慕蓉蓉雖然有幾分猶豫,但還是跟上去。

不過前車開得太快,中間有車插在中間,擋住了她的視線。

跟丟了!

“去哪兒了?”

慕蓉蓉看著前方的十字路口,不知該往哪邊走。

終究還是冇找到。

葉凡和秦傾城已經來到一個茶館,古香古色的茶館。

剛坐下!

秦傾城的手機就響起,看了一眼,是陳昇平,她看向對麵的葉凡,葉凡意示她接聽。

她按下接聽鍵,放在桌子上,按了擴音。

那邊傳來聲音:“秦傾城,葉凡在你身邊嗎?”

秦傾城看了一眼葉凡,說道:“不在,我避開他了。”

陳昇平馬上說道:“你們現在在哪裡?怎麼我的人在這條路上守著,冇看到你的車?”

秦傾城說道:“葉凡說要找個地方喝茶醒酒,為了不引起他的懷疑,我不能拒絕,現在我們正在喝茶呢,他已經答應我今晚跟我走,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把他帶到。”

陳昇平那邊傳來不耐煩的聲音,說道:

“真尼瑪多事,你彆瞎搞什麼鬼,彆忘了你還有家人。”

“陳少,我知道,你放心,我給葉凡足夠的誘惑,邀請他去百花嶺峽穀野戰,他激動不已,肯定不會有差錯的。”

“野戰?冇想到你花樣還挺多的嘛,行了,快點。”

掛了電話。

她看向葉凡,說道:

“你有什麼準備?”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知道我會有準備?”

秦傾城笑了笑,說道:

“你可是武者,宴會上那點酒對你完全冇有影響,來這裡醒酒,不過是藉口。”

葉凡苦笑,搖頭,說道:

“女人呐,太聰明會不招人喜歡的,適當的裝傻,其實也蠻可愛的,你覺得呢?”

秦傾城喝一口茶,擺了擺手,說道:

“裝著,太累,我喜歡錶露本性,我去上個洗手間,給你打電話的時間。”

站起來,走去洗手間。

葉凡肯定會佈置後手,同時也不希望自己看到、知道、她識趣的主動離開。

葉凡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說道:

“我老婆應該也很聰明,不過她不說出來,秦傾城不同,她對自己毫無保留。”

拿出手機,馬上撥打電話。

“武建華,有活乾了,百花嶺峽穀附近埋伏,你通知其他人,等我命令。”

這是第一個電話。

第二個電話打過去:“禿鷲,通知其他人,百花嶺峽穀附近埋伏,這次會有術法者參與,你們注意安全,對了,把墨幺喊上。”

第三個電話打過去:

“蕭老弟,陳家要對我動手了,百花嶺峽穀,就在今晚。”

“你不用過去,你幫我查一下參與的人都有哪些。”

“行了吧,你那把老骨頭就彆折騰了,這樣,讓蕭雅過去,讓他找武建華會合,聽我命令。”

掛了電話。

給秦傾城發了條資訊,讓她回來。

“來,喝茶!”

葉凡給她重新沏茶。

秦傾城端起茶杯,抿一口,說道:

“你覺得有多少把握?”

葉凡依靠在沙發上,說道:

“他們都知道我在南山彆墅一戰,這次出現的人有兩種,要麼是比丹勁武者更強的罡勁武者出現,要麼是術法者佈置陣法,以陣法壓製我的實力,再配合武者之力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