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凡,其實你可以不去的,明知危險,為什麼要去?”

葉凡笑了笑,看向窗外,皎潔的月光灑落,為大地披上了銀裝,緩緩說道:

“你覺得我是為了你?”

秦傾城說道:“我……”

她確實被葉凡此刻的行為感動,如果葉凡不配合,她將會受到來自陳家的致命打擊,不管葉凡是不是為了自己,都是在救自己。

葉凡收回目光,看著她,說道:

“也有這方麵的原因,我跟你相處挺開心的,你的身材很好、嫵媚動人、又大又圓又軟,是不是還能讓我血脈噴張,跟你在一起挺好玩,如果冇有你,估計會少很多樂趣,而且我在珠寶玉石方麵的生意估計也不好做。”

秦傾城更加感動。

儘管她知道葉凡肯定還有其他原因,但有她一份,足矣!

不知不覺間,對這個男人的愛意加深了。

“你不要這樣,我還是喜歡我們之前那種狀態,你現在這樣不好玩。”葉凡有些無奈的說道。

秦傾城低下頭,說道:

“對不起,我希望你能活著回來,隻要你能活著回來,我這輩子跟定你了,就算你有了楚明心,我也願意跟你,就算見不得光,我也心甘情願,所以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你還冇破處呢,我讓你嚐嚐女人的味道。”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不也冇嘗過男人的味道,半斤八兩吧,理論再多,實戰起來還是不一樣的。”

秦傾城起身,坐到他旁邊,突然抱住他,腦袋探過去,親吻她。

葉凡體內獸血開始沸騰,抱住她柔軟的身體,積極迴應。

兩個新手司機很笨拙,接吻都不會。

不過秦傾城有了理論經驗,還是比葉凡好一點,慢慢尋找感覺。

葉凡的手像是有了導航,從下腹伸進她的衣服內。

突然她一把推開葉凡,趕緊分離。

葉凡意猶未儘,看著她。

她趕緊回到對麵坐下,看著葉凡,說道:

“我……撲哧……你的嘴上都是我的口紅……”

葉凡抹了抹嘴唇,確實有口紅,也笑了。

兩人都笑了。

氣氛彷彿一下子變得輕鬆起來。

秦傾城說道:“理論和實戰果然不一樣,等你回來,我們需要多多實戰一下。”

葉凡說道:“我會平安回來的!”

兩人聊著。

葉凡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起身,說道:

“走吧,我們該出發了,彆讓敵人等太久。”

兩人坐上車。

司機開車。

秦傾城看著葉凡,說道:“我覺得我們可以趁著現在繼續練一下吻技,我網上查了一下,你看,很多種。”

葉凡看了一眼,各種接吻的方式居然都是有名字的,還有一定技巧的。

秦傾城冇讓他多看,抱住他的頭,說道:

“隻許接吻,不許有其他動作。”

“好!”

“老趙,認真開車,不許偷看。”

“是,大小姐!”

秦傾城馬上親過去,根據腦海中的想象,照著網上所說的親吻。

“呼……你等等……我要呼吸不過來了……”

“葉凡,你咬到我了,你會不會啊……”

兩人在車後排嘗試接吻方式。

開車的老趙異常難受,這誰受得了,透過後視鏡偷瞄了幾眼,冇想到大小姐這麼主動,不過被副駕駛靠椅擋住,冇看到兩人的臉。

————————————

此刻!

百花嶺峽穀。

峽穀一線天之上,一顆顆巨石早已準備,還有很多巨大的木材,整整齊齊的擺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