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的武者們都感覺到一股壓迫。

肖剛宇急忙退後幾步,雙手結印,嘴裡唸唸有詞,大聲怒吼:

“啟陣!”

驟然間!

空氣中出現了淡淡的乳白色條紋,形成一個半圓形狀的球體籠罩一線天,一股來自陣法的力量震懾而來。

周圍的武者瞬間感覺到來自葉凡的壓迫消失了,這說明葉凡的實力在被削弱,臉上出現了笑容。

肖剛宇嘴角得意,說道:“我不管你是誰,遇到我,你就得死。”

話畢,快速退後。

他作為掌控整個陣法的總負責人,必須隱藏好自己,他一旦被突破,其他控陣人撐不了太久。

葉凡並不著急進攻,臉色略顯蒼白、眉頭微皺、額頭上有細細的汗珠流出來,似乎已經受到了來自陣法的壓製。

這一幕被武者們看在眼中,心中狂喜。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葉凡,聽說你很強,丹勁都可以隨便殺,今夜就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他們說的那麼強。”

說話之人手持一把長刀。通體發黑、刀刃稍微有些光澤、在月光之下,顯得寒氣逼人,整個人的氣勢也是不斷攀升、暴漲。

葉凡掃視眾人,說道:

“你們都是什麼人?霸刀宗?極劍宗?無極宗?陳家供奉?”

一位老婦上前一步,說道:

“看來你很清楚自己的敵人,在場的都有,你殺我們的人,能留你到現在,你應該慶幸能活到現在,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葉凡略顯蒼白的臉色瞬間恢複紅潤,跟個冇事的人似的,說道:

“既然都到齊了,那就開始吧,對了,我剛看了天氣預報,明天是陰天,不會有太陽。”

“你……”老婦看到他的臉色變化,頓時驚愕。

其他人又何嘗不是。

剛剛明明看到他臉色蒼白、額頭有細汗溢位,怎麼突然就恢複到正常狀態了。

“你怎麼恢複了?”一人不解,問道。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若是雲閒鶴佈下的困龍陣,或許對我還有點壓製作用,但他的徒弟不行,這種程度的陣法你們也要意思請。”

空中傳來聲音:

“小子,休要狂言,困龍陣、精準鎖真龍!”

肖剛宇的聲音響起、陣法隱約出來的乳白色光芒居然帶了一點點金色的光暈,壓製之力更強了。

葉凡眉頭一皺,看向上空。

看來這肖剛宇也是有點本事的。

陣法的壓製,來自精神力的牽製。

對他確實有那麼一點點影響了,但還不足以致命。

“殺!”

老婦喊一聲殺,率先衝過來,手持利劍、挑動空間、一道淩厲的劍芒破風而來,如疾風雷電,直指葉凡的胸膛。

其他人緊隨其後,刀光劍影、如潮水般洶湧,撲向中間的葉凡,氣勢磅礴、空氣不斷被炸裂。

葉凡看著殺來的眾人,大聲喊道:

“你們可以動手了,十二點鐘方向。”

他的話讓殺過來的人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很快知道怎麼回事了。

就在葉凡的十二點鐘方向,出現了一道淩厲的劍芒,怒斬而下,伴隨著一道慘叫聲傳來,血腥味瞬間在空氣中瀰漫。

這些人心中詫異。

幫手?

他們已經殺到葉凡麵前,刀劍、長鞭、巨拳、拍掌,各種形式的戰鬥方式,欲要將葉凡撕裂。

葉凡嘴角一揚,取出陰陽尺,雙手一握、陰陽尺一分為二,瞬間綻放出銀白色的劍芒、以尺化劍,劍光冰寒、劍芒淩厲。

陰陽兩尺朝著葉凡周身瘋狂旋轉、綻放出來的劍芒撕裂空氣、殺向撲來的各種殺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