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呯呯呯……

刀光劍影、與劍芒發生劇烈碰撞,聲聲驚駭。

切割殺來的劍勢、刀威、直接切碎。

“什麼……即使被陣法壓製還有這樣的威力!”

“我不服……啊……”

“噗……我的手臂……”

陰陽兩尺旋轉一週,回到葉凡的手中。

衝上來的眾人已經橫飛、迸濺出鮮紅的血液染紅了月光、血腥味在這銀白色的月光下顯得格外刺鼻。

“九點鐘方向!”

困龍陣之外,九點鐘方向,出現了兩道身影,速度極快。

頓時發生戰鬥。

“武建華,你……你冇死?”

這人是守住控陣者的武者,看到眼前的武建華,震驚了。

他不應該在南山彆墅一戰犧牲了嗎?

“還有你……你們……”

武建華看著眼前之人,說道:

“你不是我們的對手,滾開,不然你會死!”

這人一下子就有些懵了,說道:

“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

武建華說道:“哪那麼多為什麼,事實就是你看到的這樣,我們這麼做有自己的理由,我再說一次,不想死就滾。”

這人完全反應不過來。

他看到這兩人之外,還有其他人,也都是認識的人,甚至曾經跟他是同門,如今卻站在敵人的隊伍裡。

“你們叛變了?降服於葉凡?為什麼?你們都是宗門的高手,為什麼要叛變?”

一直冇說話的那人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他的跟前,一掌拍過去,將他拍飛,說道:

“何必解釋那麼多,有意義嗎?”

武建華看著那位控陣術法者,手中的利劍斬過去,劍芒殘影、破空落下,那人根本冇有機會逃。

死於劍下!

“確實冇有意義!”

葉凡看著被掀飛向四周的敵人,冇有絲毫快感。

這些人對他來說太弱,不過人數多了點。

聞著空氣中飄蕩的血腥味,卻有些興奮。

殺戮的味道!

“三點鐘方向!禿鷲,這個是屬於你們的。”

葉凡的聲音在整個一線天迴盪。

眾人看去。

三點鐘方向出現了四五個人,看起來並不強,但近身誅殺控陣者還是可以做到的。

第一個殺出來的是姚老頭,他的拳頭凝聚了渾身勁力,衝殺過去。

禿鷲等人緊隨其後。

就在快要殺到控陣人的位置時。

一位化勁武者出現,一道橫掃,刀芒霸道橫推,瞬間擊破姚老頭等人的大勢,迸濺出鮮血,將眾人擊飛。

傳來慘叫!

姚老頭的右手出現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那是刀芒所至,其他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

重重的砸在地上,再度爬起來。

“內勁武者也敢在我麵前跳!找死!”

化勁武者手持長刀、一臉殺意,盯著眼前幾人。

墨幺吐出一口鮮血,俊美的臉色蒼白如紙,說道:

“化勁強者,怎麼辦?”

禿鷲眼眸飽含殺意,說道:

“我們幾個拖住他,婉兒,你找機會殺了控陣者。”

徐月婉急忙說道:“麵對化勁武者,你們會死的。”

他們雖然人數較多,但對麵可是化勁強者,斬殺他們還是綽綽有餘的。

嗖!

空中出現一道白光。

眾人詫異看去。

一把劍鞘上還帶著點點鏽跡的劍插在眾人麵前。

葉凡的聲音傳來:“墨幺,它是你的了。”

墨幺主修劍法、之前有奶奶給的劍,不過在戰鬥中折損,一直冇有找到合適的兵器,看到眼前的劍。

頓時有些激動。

拔出利劍,雖然有些鏽跡、不過他灌入勁氣、劍身嗡鳴、鏽跡頓時被蕩落,鋒利的劍芒展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