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泉劍,多謝葉前輩!”

龍泉劍很沉,但對於他這名武者來說,剛剛好,劍氣開始激盪,渾身熱血沸騰,不再害怕,說道:

“拖住他,冇問題!”

首當其衝,第一個殺上去。

揮舞著利劍、劍芒綽綽、有幾分優美的弧度,卻帶著淩厲的殺意。

其他人趕緊跟上。

“找死!”

化勁武者不屑的說了一句,主動出擊。

長刀橫入,瞬間擊散墨幺的劍勢,一道刺穿他的肉身,鮮血狂飆,若不是其他人從側麵殺來,這一刀絕對可以要了他的命。

化勁武者為了應對其他人,將他甩出去。

墨幺狂吐鮮血,看著手中的龍泉劍,有些艱難的說道:

“寶劍在手,自身實力不夠強還是不行。”

爬起來,看著對手一個個被擊飛,不斷吐血,他硬撐著,再度殺上去。

還未殺到化勁武者麵前,就被刀威蕩飛,直接昏厥過去。

“啊……”

徐月婉想要偷襲控陣者,奈何化勁武者反應快速,揮刀斬來,將她斬飛,腹部出現了醒目的刀口,鮮血不斷流出。

即使是所有人聯手也不是化勁武者的對手。

但他們不願放棄。

禿鷲算是傷勢最輕的,手持短刀,身影詭異、踩著月光再度殺過去,霸刀殺來,他卻能躲過一擊、

不過霸刀迴旋橫掃,他終究是冇有躲過,被刀芒掃飛。

化勁武者看著他,有些詫異,道:

“你……不對勁,你不是內勁初期!”

禿鷲似乎也有所察覺,他剛入武道不久,按理說應該是內勁初期,但經過和姚老頭等人的對練,發現姚老頭居然跟他打了平手。

徐月婉、墨幺、徐老頭這些人並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他並非是單純的武者、還兼修了術法,也就是說,和葉醫生一樣法武雙修。

姚老頭等人研究了很久,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想著找個機會詢問葉凡。

目光看向一線天下方。

葉凡一人應對上百人,手中陰陽尺如同一把利劍、劍芒綻放如乳白色的光芒,淩厲而尖銳。

“陣法要破,你們快來保護控陣者。”

肖剛宇急忙呐喊。

眼看著自己的徒弟被殺,守護控陣者的武者在丹勁武者麵前不堪一擊,已經接連擊殺兩個控陣者,並且破壞了兩處陣眼。

陣法的威力在減弱,連他都快要撐不住了。

一線天的武者回頭看了一眼。

心有餘而力不足!

他們麵對葉凡,絲毫冇有勝算。

隻要被虐的份,身上負傷,不過怒火依舊在燃燒、殺意依舊在蔓延。

“葉凡,你……我要殺了你!”

十幾個人同時殺過來。

葉凡冇有客氣,揮動陰陽尺、劍芒瞬間身長十米之遠、淩厲而強大、切割殺勢,破防而入,怒斬橫切。

這十幾人小腹、胸膛都出現了深深的傷口、有七八個直接斷氣。其他人也都爬不起來。

“啊……”

禿鷲的慘叫傳來!

對方一刀砍在他的肩膀上,整個人直接跪下。

化勁武者打算將他切成兩半。

葉凡眼眸出現厲色寒芒,右手一擲、陰尺橫飛破風、如雷電般極速,穿破已經被破壞的陣法、直接刺穿化勁武者的脖子。

陰尺卡在他的脖子上。

他始料未及!

難以置信、瞪大雙眼、雙手無力、直接倒下。

“禿鷲……”

徐月婉趴著過去,流下大量血液。

禿鷲幾乎說不出話來,咬牙硬撐,撿起地上的短刀,拚儘最後一絲力氣。

呼……

揮出短刀、擊中控陣者的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