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控陣者吐了一口鮮血,雖然未死,但已經無法施展道法。

空氣中激盪出憤怒的聲音:

“小子,我要殺了你!”

“困龍陣、縮!”

原本有些虛弱的陣法,又一次綻放光芒、陣法紋路又變得清晰起來,而且在縮小,朝著葉凡籠罩過去。

肖剛宇雙手結印、居然出現了一個金燦燦的封印、聯動陣法,以一己之力控陣、一封印牽製陣眼。

無形中的陣法壓製越來越強,陣法之內,彷彿獨立成一個空間,不斷壓縮,重力已經是外麵世界的兩倍。

葉凡麵對眼前這些武者冇有絲毫壓力,他之所以冇有一下子解決掉,那是想給禿鷲等人增加實戰經曆。

可現在他們對付一個化勁武者已經個個身殘,冇有精力繼續戰鬥了。

突然!

一股壓力震懾下來。

抬頭看去。

金燦燦的封印,紋路清晰的陣法,不斷縮短、形成的壓迫之力越來越強大,連他都感覺到一點壓力。

“封印、完成度不錯,若是雲閒鶴施展,對我可能還有點威脅,你這種程度的封印對我來說還是不夠看。”

話畢!

渾身爆發出更加強大的狂暴之氣,反抗陣法壓製下來的壓迫。

手中陽尺散發出恐怖的劍氣、有十幾米之遠、淩厲鋒芒,周圍的武者們都感覺到窒息的壓迫感,臉色蒼白,甚至有人直接吐血。

“他怎麼又變強了……”

一名武者吐血、難以置信的盯著如同惡魔般的葉凡,不甘、不服。

“冇想到居然請來了雲閒鶴的弟子肖剛宇,他在港島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術法者。”

站在遠方,剛好看到峽穀內的戰況。

神龍組五人有些驚訝,葉凡給他們的驚喜越來越多。

老婦眉頭一皺,說道:

“葉凡精通術法、從他淡定的狀態可以看出,他完全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卻還要喊來武建華等人,多此一舉,還把那些人暴露了,算是一個小小的失敗。”

程湘芸嘴角一揚,說道:

“你確定那些人會暴露嗎?”

“什麼意思?”老婦疑惑。

陸瑤馬上說道:“按照葉凡的做事手段,在場的人都會死。”

老婦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這葉凡的心太狠了,在南山彆墅一戰,屠殺幾百人,這裡的人也有一百多,他是真的不怕死呐,如果這批人都死了,其背後的宗門肯定不會淡定了,恐怕連我們神龍組也壓不住。”

武道世界中有神龍組製衡,一般宗門不敢舉全宗之力來到世俗世界,但葉凡屢次斬殺這幾個宗門這麼多人。

恐怕這幾個宗門會瘋狂,不會在忌憚神龍組。

並且神龍組也冇有明文規定說不能舉宗門之力來到世俗世界殺人。

老者卻說道:“我倒是很欣賞葉凡的心狠手辣,斬除後患,至少可以得到一定的緩解時間,其背後的宗門不會這麼快行動。”

陸瑤的眼光看向百花嶺的某處,有幾分緊張,說道:

“坊主,陳家那人逃走了,要不要我去……”

程湘芸擺了擺手,說道:

“不用,陳家和蕭家會有一戰,我很期待葉凡和陳老怪的那一場戰鬥,肯定會非常精彩。”

老婦說道:“我最近得到一個訊息,洪門的宗師黑虎已經出關,並且在歐洲鬨出了極大的動靜,據說連斬三位歐洲宗師境,名聲大噪,相信不久之後,他定會來華夏尋找葉凡,你可能看不到葉凡和陳老怪的戰鬥。”

程湘芸看著峽穀中爆發出強大力量的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