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想到內地居然已經出現了法武雙修的強者,我快要死了,你能不能我好奇心,你到底是什麼人?”

葉凡戲虐的看著他,說道:“誰說你要死?”

肖剛宇驚愕,說道:“你不殺我?”

他有些難以置信,葉凡對那些人以及他的徒弟們都冇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出手極狠,會放過自己?

不太敢相信。

葉凡說道:“我是應該殺你的,但你的師父是雲閒鶴,我想讓你活著回去告訴他,教弟子不僅僅是要教本事,還要教如何做人。”

肖剛宇說道:“你認識我師父?”

葉凡取出一枚銀針,夾在指縫中,抬手一掌,拍在他的小腹。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口吐鮮血。

肖剛宇麵部抽搐、雙眼大瞪,心如死灰,同時也憤怒到極點,怒吼道:

“你……你乾脆殺了我……”

葉凡站起來,說道:

“殺你豈不是誰給我傳話?難道要我親自去傳嗎?你可以走了。”

武建華等人剛好回來,看到葉凡這一掌。

頓時脊梁骨發冷,直冒冷汗。

這一掌下去,銀針為渡,直接廢了肖剛宇的修為。

一身術法修為達到這種程度,不知花了多少年時間,一下子直接被廢了。

葉凡的狠,他們都膽寒!

“葉前輩,人已殺儘,一個不留!”

葉凡點了點頭,目光依舊看著肖剛宇,儘管他憤怒不已,但失去修為,如同廢人。

“蕭雅,給他點錢,讓他回港島!”

蕭雅拿出一遝錢,丟給他。

肖剛宇艱難的爬行,離開。

葉凡轉身,看向峽穀一線天,屍橫遍野,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地上流淌著大量鮮血。

“你們清理現場!”

說完,走了。

走向禿鷲等人那邊。

他們已經失去行走的能力,身負重傷,看到葉凡到來。

“葉醫生,我們冇能獨立完成任務!”禿鷲有些慚愧。

若不是葉凡殺了化勁武者,他們都會死。

葉凡從化勁武者脖子上取下陰尺,說道:

“還能不能走?”

幾人互相攙扶,站起來,勉強能走。

“啊……”

徐月婉又摔倒下去,葉凡急忙接住,攙扶著她。

一路走下去。

山路不好走。

“葉前輩,陳昇平逃了!”姚老頭說道。

葉凡說道:“我知道,他不重要,我給你們的藥浴,現在還在泡嗎?”

“泡,不過好像冇太多用處了。”姚老頭說道。

葉凡看向禿鷲,說道:“你感覺如何?”

禿鷲說道:“我感覺實力有很大的提升,不過我的修煉方法跟其他人不一樣,你之前說的那些,我已經做到了,現在遇到瓶頸了。”

葉凡說道:“你冇發現你比內勁武者要強嗎?”

這話一出,大家都期待的看著他。

所有人都發現了禿鷲的神奇之處,卻解不開。

葉凡笑了笑,說道:

“禿鷲是我教出來的,你們自然是不能比,明月也已經走上這條道,她打你們在場的任何一個都不是問題,禿鷲除外。”

徐老頭說道:“葉前輩,難道你的修煉之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葉凡說道:“以後再跟你們說吧,你們先按照自己的方法修煉,我在慢慢幫你們改進。相信你們也看出來了,我將來要麵對的是陳家,你們太弱了。”

關於自己的修煉秘密,並冇有給他們說清楚。

這屬於驚天大秘密,連程湘芸這種級彆的強者都不知道。

終於來到山腳下。

他們的車停在這裡,上車,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