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葉醫生,不是這邊。”

葉凡說道:“我前幾天得到了幾棟彆墅,有一棟應該比較適合你們居住,不用再去那邊的小破屋了。”

那是從魯純陽手裡得來的。

不在市區。

適合他們居住。

葉凡掏出手機,給蕭老頭打了個電話,讓他買一些生活日用品、還有被褥等等東西過來。

儘管現在是半夜,蕭老頭還是可以做到這些的。

他們來到彆墅時。

蕭老頭已經在等候,看到都是傷員,急忙上前幫忙攙扶。

“博文,愣著乾嘛,幫忙拿東西進來啊!”蕭老頭看了一眼兒子。

蕭博文急忙提著生活日用品進去。

蕭老頭不敢讓下麵的人送過來,畢竟還需要隱藏和葉凡之間的關係,蕭博文已經和葉凡有過照麵,喊他來最合適。

葉凡把這些人放在客廳,馬上施針治療。

同時讓蕭博文前往之前的小破屋取來藥材,需要給這些人進行藥浴。

葉凡邊施針邊說話,道:

“你們的藥浴不是冇用了,而是你們的方法不對,七經八脈、四肢百骸、想要藥效滲透進去,你們必須要破皮。”

“蕭老頭,你去每個有浴缸的房間,往浴缸裡注滿水,大概六十度左右。”

蕭老頭趕緊去。

這一晚!

葉凡很忙碌。

幫助他們治療,藥浴。

“啊……”

房間內傳來慘叫聲。

極深的傷口,直接泡進熱水中,藥浴的藥性侵蝕,刺激他們的經脈,那種疼痛令人撕心裂肺。

葉凡苦笑,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當初他也是這樣慘叫的。

“好了,注意調整氣息,運轉氣流,遊走周身,記住,感應四周。”

葉凡一個個囑咐。

徐月婉是女孩,葉凡隻能在浴室外麵說。

最後!

葉凡來到禿鷲麵前,說道:

“你的修煉方式跟其他人不同,以後彆隨意跟彆人說起,以免惹來殺身之禍。”

禿鷲看到他這般嚴肅,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葉醫生,我發現我的精神力和武力在同時修行,而且我使用武力也會不經意間兼用精神力,達到意想不到的後果。”

葉凡說道:“不要糾結於武力和精神力,你的修煉之法冇有這種區彆,你按照我教的,兩者兼併,現在注意調整氣息,感受天地靈氣。”

一直忙碌著。

蕭博文和蕭老頭也都在幫忙。

葉凡把藥材清單給蕭博文,讓他明天幫忙購置一些藥材過來,並且重新補充了一些。

蕭老頭笑著說道:“葉大哥,你這藥浴,能不能給我蕭家子弟也弄弄?”

葉凡直接擺手,說道:“冇空,藥材清單在這裡,你自己在家裡弄。”

蕭老頭無奈苦笑,說道:“那蕭雅跟你們一起,可以嗎?”

葉凡猶豫了一下,說道:“看在她今晚也幫忙的份上,行吧,你讓她過來,不過以後這些人的衣食住行、以及藥材方麵的東西你們蕭家要負責。”

“冇問題,博文,趕緊給蕭雅打電話,讓她馬上過來。”

冇多久!

蕭雅來了。

蕭老頭趕緊給她說清,她也冇有矯情,馬上泡藥浴。

“葉大哥,不用弄點傷什麼的嗎?”

葉凡說道:“她剛開始,不需要,等她體內的雜質清洗乾淨了再說吧。”

一直忙碌到六點!

看了一眼東方,卻遲遲不見太陽升起。

今天是陰天。

熬了一夜冇睡。

在從百花嶺前往市區的某條路上的咖啡廳裡。

秦傾城也是熬了一夜冇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