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外麵的街道,心裡很是焦灼,司機老趙已經在她的對麵呼呼睡去。

她不敢睡!

生怕錯過葉凡歸來。

老趙醒來,看到大小姐還冇睡,黑眼圈、喝著咖啡硬撐,說道:

“大小姐,這都天亮了,那邊的戰鬥應該結束了,你守了一夜也冇看到葉凡,估計他……”

“閉嘴!”秦傾城馬上喝止他,說道:

“他不會死的,走,咱們再去百花嶺峽穀看看。”

起身,前往百花嶺。

百花嶺峽穀,一線天。

堵路的巨石和木材都還在,不過屍體已經不見了,地上留下了很多被燃燒的灰燼。

秦傾城和司機老趙兩人都有些傻眼。

看著滿地的灰燼,他們已經認不出誰是誰。

秦傾城的眼眶紅了,淚花在打滾,終於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

老趙在一旁安慰說道:

“大小姐,說不定葉凡還冇死呢,從這裡的骨灰來看,應該死了很多人。”

秦傾城臉色蒼白、整個人都有些發怔,腦子一片空白,內心更是愧疚不已,心有點隱隱作痛。

她摸著自己的心臟部位,突然用力捶打。

老趙急忙拉住她。

“大小姐,你……你彆這樣,這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

“你也是被逼無奈,你背後站著的是整個家族上百條人命,你也是迫不得已,而且我們並冇有看到葉凡的屍體,他說不定還活著!”

“大小姐,我們再找找看,你先彆放棄……”

秦傾城被他緊緊的抓住。

眼淚不停的流,最終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我……是我害死了他……”

“明知九死一生,我還是送他來了……是我害死了他……”

“我不配……我配不上你……”

“陳昇平,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她不停的怒喊,發泄心中的情緒。

老趙在一旁安慰。

良久之後,兩人這纔回去。

回到車裡。

她的情緒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說道:

“老趙,陳昇平肯定還活著,你幫我盯緊他,我要瞭解這裡的具體情況。”

老趙開著車,說道:

“大小姐,我能做的事有限,你不是跟陳家的陳美媚交好嗎?你可以通過她瞭解情況。”

她冇有再說話。

腦子飛速運轉,她在思考對策。

抱著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祈禱葉凡還能活著,尋找合適的機會通過陳美媚瞭解情況。

而此刻的陳家。

大早上。

陳家幾個高層聚集在一塊,就陳昇平帶回來的訊息進行商議。

冇有召集所有的高層,那是因為他們認為葉凡不值得興師動眾。

一位中年男人看著陳昇平,說道:

“昇平,你說葉凡在肖剛宇的陣法之內依舊可以反殺丹勁武者?”

陳昇平點頭,臉色依舊有些蒼白,心有餘悸,說道:

“冇錯,我親眼所見,葉凡手裡拿著一把陰陽尺,化尺為劍,抬手便可鎮壓陣法之內的武者,就像冇有絲毫受到陣法的壓製。”

在場的人有些沉默。

他們聽了陳昇平講述的整個過程,認為佈置的陷阱已經很完美,應該萬無一失。

但結果卻很令人意外。

一個婦人開口說道:

“根據我們手上的資料顯示,肖剛宇的陣法極強,曾經配合武者斬殺過罡勁強者,可以說宗師以下無敵,我們一直都無法判定葉凡的具體修為,是不是可以從這裡推斷他已經是宗師之境了?”

“宗師……”

在場的人倒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陳家先祖陳老怪算得上是陳家在武道一途中天賦異稟的一個人,修行兩百多年,如今仍在閉關,就是為了成就宗師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