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兩父子直接無語。

雖然這幾個宗門不是什麼大宗門,但好歹也算是一個宗門存在。

一鍋端!

難度還是不小的。

“葉大哥,這個……我覺得不至於,這幾個宗門雖然不大,但你加上身邊的這些人,恐怕還是有些難度的,不如再積累積累。”蕭老頭知道葉凡本事大,但具體多大,他不知道,也不想葉凡冒險,說道:

“而且你一旦端了這幾個宗門,勢必會引起武道世界的重大關注,你在世俗界的生活估計會時時刻刻被武道世界的大多數人盯著。”

葉凡有些無奈,說道:

“可這幾個宗門已經不是第一次對我出手了,總是這樣下去,也是冇完冇了啊,就像蒼蠅一樣,挺煩的。”

蕭老頭思索一會兒,說道:

“這樣,我負責幫你監視這幾個宗門的動向,一旦有要對你身邊的人出手的趨勢,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咱們在商議解決,你老婆他們在燕京的商業行動,我們蕭家也一直都有在暗中保護。”

葉凡喝一口豆漿,說道:

“行吧,對了,我聽說你們蕭家和陳家最近鬥得很凶?”

蕭博文說道:“是啊,要論綜合實力,我們蕭家和陳家不相上下,不過陳家有個陳老怪,我們還是很忌憚的,但現在不同,我們有你,以前有些不敢在明麵上的爭奪的東西,我們可以大大方方的去爭奪,我們已經在很多個領域向陳家亮劍,包括武道世界那邊。”

“世俗世界這邊,有些領域跟你們明凡集團吻合,我已經直接送給你了,你老婆最近就是在接手一個大項目,正是我們從陳家那邊得到的。”

葉凡對於他的做法還是很滿意的,說道:

“你們這是在搶?”

“不,那本來就是我們蕭家的東西。”蕭博文馬上說道:

“那是陳家以前從我們蕭家手中奪走的,我們忌憚陳老怪,才被他們得手,現在不過是要回來而已。”

葉凡擺了擺手,吃掉最後一口早餐,說道:

“這些是你們的事,我也不想管,反正我隻負責陳老怪,其他的你們自己解決。對了,我給你列的那個清單,你趕緊買回來,我的隊伍裡需要強兵,姚老頭他們太弱了。”

蕭博文趕緊點頭,說道:“我這幾天就會陸續送來。”

突然想到什麼,說道:

“葉醫生,你需要世俗界的強者嗎?我知道有一個人,他的性質跟洪慶差不多,以前在部隊是也是個兵王、還獲得過特等功,戰力爆表,就是身上有點傷,不過依舊強悍。”

葉凡說道:“你有這麼好的苗子,怎麼不早點說,趕緊弄過來。”

蕭博文說道:“這人不在我手裡,在陳家手裡,我曾多次想要拉攏,奈何這人脾氣很倔、油鹽不進、軟硬不吃、不好弄。”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有個性,我喜歡,叫什麼名字?”

蕭博文說道:“他叫葉辰!”

吃過早餐!

葉凡去檢查其他人的身體情況。

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經過一夜的藥浴和葉凡的施針治療,已經冇有多少危險了,不過後續還需要進行藥浴。

特彆是他們身上的雜質頗多,藥浴有洗骨伐髓、穩固經脈、刺激神經等等功效。

藥浴的配方是葉凡親自配製的。

吩咐他們之後需要如何配藥,如何藥浴。

又給他們施針!

已經是快中午了。

葉凡想要給吳天照打個電話,這才發現手機不見了。

應該是在打鬥過程中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