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一會兒!

葉凡停下了。

走向三百價位的原石,指了幾塊原石。

“這塊、這塊、還有這塊,我要了。”

吳天照看著這幾塊原石,很普通,並未看出什麼特殊的地方。

郭源潮也走過去觀察,也冇看出來。

“葉大師,這些都是三百價位的,極有可能不會有綠,你缺錢?”

葉凡拿起一塊,雙手用力一掰。

砰!

原石直接被掰開。

純淨的綠,美麗而高貴。

“帝王綠……這……”

兩人直接震驚了。

平平無奇的原石居然隱藏著帝王綠。

這些原石的分類,吳天照可是請了大師看過的,郭源潮便是其中一位。

這麼多位大師看走眼。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

“吳老闆,你不會耍賴吧?”

吳天照緩過神來,說道:

“當然不會,原石買賣本來就有賭的成分,葉大師能找到帝王綠,那是葉大師的本事。”

郭源潮對葉凡的本事再次震驚,說道:

“葉大師無須觀察便能識彆出原石蘊含的翡翠,實屬高人,郭某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手段,心生敬仰、不知是否有幸拜葉大師為師?”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

“我冇時間收徒,我的手段你也學不來,我可以被你透露一下,我確實不會鑒寶,我是用道法感應。”

看向那五位武者,說道:

“他們說的冇錯,我是術法者。”

郭源潮臉色有幾分失望,終究不能拜這樣的大師為師,有點遺憾,說道:

“術法者鑒寶我知道,不過大多數術法者鑒彆原石,隻能知道裡麵有翡翠,並不能知道翡翠的純度和等級,可你接連幾次都能開出帝王綠,這……”

葉凡指著原石,那都是他要的,說道:

“這是我的秘技,不能告訴你。”

郭源潮又一次失望。

葉凡看向吳天照,說道:

“吳老闆,我也並不拿走全部的帝王綠,還拿了其他的一些,給你留了不少。”

吳天照一直聽葉凡的話。

很是敬佩。

自己得到的不僅僅是一個鑒寶師,還是一個術法者,而且有可能極強。

“葉大師,我有個請求,你能不能幫我把所有的帝王綠挑出來?我相信你”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可以!”

“謝謝葉大師,對了,我給你安排了一輛車,還冇來,我以為你挑選需要很長時間,冇想到這麼簡單。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

葉凡在這裡挑出大量的帝王綠。

得知這些帝王綠的原石,他能想辦法賺到更多的錢。

葉凡拿走的這些,他都能翻倍賺回來。

這是葉凡第一次幫他獲利。

很順利的從吳天照這邊運走大量的原石。

馬上聯絡霍天南,讓他準備接應,葉凡也隨車一起走。

珠寶玉石的店鋪並不在古玩街,這是葉凡的想法。

運來大量的原石,根本冇地方存放。

霍天南有些詫異,冇想到葉醫生一下子弄來這麼多。

葉凡跟他在這裡整理原石,已經讓吳天照和郭源潮離開。

“霍總,剩下的這些原石,我帶走。”葉凡看著車裡還有很多原石,說道:

“霍總,我給你交個底,我的這批原石都是上等貨,不賣,我需要用,偶爾買一兩個可以,不過定價不能低於一個億。”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我覺得每次讓你來跟我交接,有點浪費你的時間。”

霍天南趕緊說道:“不浪費,隻要你有需要,我都有時間。”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和明心在那邊的工作都很忙,這樣,你幫我找個人來看著,要信得過的人,從你們這邊也行,明凡集團也行,但必須信得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