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天南急忙說道:“這位是古玩界大名鼎鼎的吳天照,專注於原石界的玉寶閣的老闆,在行內屬於翹首,和燕京眾多大家族都有生意往來,包括三個一流家族。”

聽到這裡,楚明心站起來。

冇想到此人是行業大佬,還和眾多家族有關聯,說道:

“吳老闆,你剛剛說那話是什麼意思?你說的葉大師是……?”

吳天照笑了笑,說道:

“自然是你的未婚夫葉凡,剛剛在門口聽到兩位的話,實在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兩人表示沒關係。

他繼續說道:“楚總,你可知這些原石從何而來?”

楚明心搖了搖頭。

他有幾分得意的說道:“這些原石是從我那裡拿貨的,都是上等原石,每一塊都含有翡翠,而且大部分是帝王綠,我這麼跟你說吧。”

目光掃視一圈,說道:

“就我們現在目光所及的這些,按照正常的價格賣出去,不少於五個億,而葉大師從我那裡的進貨價不過是三百萬。”

楚明心震驚不已。

霍天南雖然這段時間在古玩界打聽到了葉凡的本事,但冇想到居然這麼暴利,簡直就是搶錢呐。

“吳老闆,你說這些石頭值五個億?”楚明心還是不敢相信。

一旁的郭源潮開口說道:

“五個億隻是保守估算,葉大師的鑒寶術是我生平僅見最高的一個人,冇想到你身為他的未婚妻,對他竟然如此不瞭解。”

“原石出玉,可進行藝術加工,一塊帝王綠若有拳頭般大小,加工成各種飾品、首飾、可以賣出五千萬的價錢,如果賦予其他意義,價格隻高不低。”

楚明心再次震驚。

這麼說的話,眼前這些全部賣出,不止五個億,若是加工得當,比她的美容、醫美行業賺錢多了。

暴利啊!

有點難以置信。

霍天南看著她震驚的表情,說道:

“楚總,現在你還覺得大材小用嗎?”

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你容我考慮一下可以不?”

突然!

店鋪門口停下一輛車。

車裡快速走下來一個人,正是秦傾城。

直接衝進店鋪內。

“葉凡……”喊了一聲,看到吳天照等人,最終目光落在楚明心身上,仔細打量了一下。

內心有了些許讚賞。

一直聽聞葉凡的未婚妻是個美人,現在看到,確實很美,跟自己風格不一樣。

“秦小姐,你來了?”吳天照急忙打招呼。

楚明心看到她看著自己,有點奇怪。

她一直聽說過秦家有個大小姐,商業天賦很不錯,但一直都冇有照麵,也知道葉凡和秦傾城認識,並且成為秦家禦用醫生。

“秦小姐,你找葉凡有事?”

秦傾城穩住情緒,內心的一塊石頭落下了。

內心堅信葉凡還活著,不然楚明心不會這麼安然的站在這裡,一定會比自己更加著急,說道:

“額……是啊,我找他確實有點事,你知道他在哪裡嗎?”

楚明心聽過關於秦傾城的名聲,風情萬種,不過此刻並未看出來,還是很文靜的一個人,說道:

“可否告訴我聽?”

秦傾城名聲在外,儘管現在冇有表現出來,但她還是有所提防。

醋意在不自覺間油然而生。

秦傾城思索一會兒,平靜說道:

“葉醫生是我們秦家的禦用醫生,家中有人感覺身體不適,想請他去看看。”

楚明心說道:“是嗎?正好,我也要找他,不如我們一起走?”

“好!”

各自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