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鷲也是,還有江南省徐老頭和他孫女,還有一位姚老頭、一位墨幺,對了,我這邊還有十二個丹勁武者,你知道丹勁嗎?”

“不知道。”楚明心隻是剛剛接觸武者,對武者境界劃分還不是很清楚,說道:

“這樣算下來的話,也有十九位了,這些人都能算是我們明凡集團的供奉吧?”

“算,必須算!”葉凡點頭,說道:

“你現在知道我要這些珠寶玉石的用處了吧,我一直都有在為咱們的明凡集團著想呢,到時候若是有需要用到武者的地方,咱們也會有人可用嘛,你說是吧?”

楚明心有點開心,在燕京呆的越久,也發覺武者的重要性,說道:

“來,我給你打碗湯。”

“好嘞!”

這是老婆第一次主動給自己盛湯,那就是個好的開始。

就在這時!

門被敲響,走進來一個人。

“葉凡,我們總裁托我給你送封信!”

葉凡看著眼前的女子,接過信,說道:

“你們總裁是誰?都什麼年代了,還寫信?”

“我們總裁叫川島沙伊!”

葉凡打開信封,擺在桌麵上,故意給老婆看的。

楚明心確實看了一眼。

送信的人告辭了。

楚明心說道:“這是個東瀛國人?”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東瀛國珠寶玉石最大的集團,我們見過幾麵。”

楚明月馬上問道:“多大年紀了?”

“跟咱們差不多吧。”

“謔,二狗,你桃花運不錯啊,連東瀛國的女人都要來勾搭你了,邀請你去北運河共進晚餐,夠浪漫的呀。”楚明月陰陽怪氣的說道:

“老實交代,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不正經的關係?連東瀛國的女人都不放過,真是不挑食啊。”

葉凡有些無語,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她就是想跟我聊聊生意上的事,上次見麵,她還邀請我加入她們公司呢,不過我拒絕了,估計她是不死心。”

楚明月還是不服,說道:

“吃個飯,哪裡不能吃?還要去北運河,那是一條河,蕩著船,在河中央吃飯,這麼浪漫的事,這麼明顯的意圖,你當我是傻子嗎?”

葉凡不知該如何解釋,說道:

“你要是不放心,你到時候跟我快去,總行了吧?”

楚明月馬上說道:“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監督他的,要是他有什麼不軌的行為,我打斷他的第三條腿。”

“明月!你這說的什麼話,也不害臊!”楚明心把湯遞給葉凡,說道:

“葉凡,你彆介意,明月她就是這樣的人,心直口快,冇什麼壞心眼的。”

楚明月看向姐姐,說道:

“姐,你都幫二狗說話了,還說你不喜歡二狗,當我是瞎子嗎?”

看向霍天南,說道:“霍總,你說,我姐這叫什麼行為?護夫,妥妥的護夫!”

霍天南笑了笑,說道:

“我覺得這道菜不錯,明月,你多吃點,有助於幫你恢複傷勢。”

楚明心卻臉頰微紅。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不斷的有人說她喜歡上葉凡了,自己卻不自知。

每次在夜深人靜、自己忙完工作時,腦海裡都會浮現葉凡的身影,嘴角總是會忍不住露出笑容,連她自己都冇有察覺的笑容。

但想到葉凡身邊總是有很多女人環繞,又不自覺的有些不爽,但自己又不能明目張膽的去管著葉凡。

她基本確定自己喜歡上葉凡了。

“咦!”楚明心指著姐姐,說道:“我姐臉紅了,臉紅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