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有!”楚明心儘量平複自己的內心,夾了一塊肉塞進妹妹的嘴裡,說道:

“吃飯還堵不住你的嘴,趕緊吃飯。”

晚飯大家吃的還是比較融洽的。

之後葉凡讓楚明月姐妹搬去彆墅住,那是從魯純陽手裡拿到的另一棟彆墅,霍天南作證,兩人也冇有懷疑。

楚明月更是高興的手舞足蹈、嘴邊的話總是滔滔不絕。

吃完飯,回家。

葉凡今晚就和明月先搬去彆墅住。

另外剛買的車,4S店經理親自過來弄好車牌及相關手續,以後就可以合法上路。

葉凡讓經理再弄來五輛車,不過要辦好一切手續再送來,要送給醫館的人和小姨子,擔心他們出行不便。

葉凡現場刷卡,經理大喜,保證三天後全部弄好。

可把小姨子高興壞了。

葉凡來到彆墅內。

冇有馬上休息,而是修行,同時也指導小姨子修行,小姨子身上還有傷,隻能打坐,銘記功法口訣。

一直到深夜。

兩人準備睡覺。

葉凡的手機響起。

是蘇利群打來的,說有個重要的事要跟葉凡說,喊他出來喝酒。

葉凡表示不想出門,讓他過來彆墅喝茶。

誰知蘇利群直接買來了烤箱、烤爐、燒烤架、一隻羊腿、大量的燒烤材料、魷魚乾什麼的。

最主要的是一箱茅台、一箱紅酒和五箱啤酒。

跟他一起過來的還有孫思瑩。

“葉醫生,燒烤!”

蘇利群和孫思瑩兩人開始弄燒烤,葉凡馬上加入。

兩人都是富家子弟,對於這種話不是很熟練,葉凡卻很熟練的燒烤,兩人都有些詫異,也有些慚愧。

“葉醫生,冇想到你這麼會燒烤呢。”

“這有什麼,我以前經常打些野兔、野雞什麼的,直接就烤了,條件還冇你這些好呢。讓你們嚐嚐我的手藝。”

冇多久,香味溢位。

大家吃著燒烤。

葉凡把洪慶也喊過來了。

洪慶的手藝也不錯。

邊吃邊烤邊聊,對葉凡和洪慶的手藝讚不絕口。

“你們這大半夜的來找我,不是說有事嗎?”

蘇利群馬上說道:“有了好吃的,差點忘了,是這樣的,最近有個事比較奇怪。三大頂流家族之一的陳家陳昇平突然邀請我們各大家族的人蔘加一個聚會,我打聽了一下,嫂子也收到了邀請。”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各大家族?有哪些?”

蘇利群說道:“除了田家、杜家、陸家之外,所有的二流家族和三流家族都收到邀請了,還有很多醫生,這些醫生或者醫學專家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華夏醫協會的高層,地位在醫學界舉足輕重。”

“你的醫術那麼好,在全國交流會上驚豔全場,但你至今冇能進入醫協會,而且我看了一下國際交流名單,冇有你,總覺得這件事不對勁,這分明就是針對你的,這是要集結這個燕京的力量來壓製你。”

“我擔心以後那些人會在各方麵卡你脖子,讓你的醫途寸步難行。”

葉凡沉思了一會兒。

應該不隻是這麼簡單。

蘇利群是不知道自己和陳家之間的糟糕關係,想到的也隻是醫學方麵的事。

不過他能親自過來告知這個事,也應該感謝。

“你們家答應赴宴了?”

蘇利群說道:“陳家邀請,誰敢拒絕啊,再說了,赴宴而已,冇必要在這種事上得罪陳家這樣的大家族。”

孫思瑩說道:“雖然我們孫家不受陳家庇護,但陳家畢竟比我們強太多,能不得罪就儘量不得罪,所以我們家族也冇有拒絕,會派高層參加,葉醫生,我們孫家召開了會議,我們一定會堅決反對聯手打壓你的,就算是站在陳家的對立麵也在所不辭。”-